第20章 蝙蝠 第二十章

风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十章

    天色渐明。

    软软的床垫,躺进去一定很舒服。

    白少情陷在软软床垫中,此屋一定有什么玄妙,才可以在盛夏时仍让人触碰丝被而不觉得炎热。

    他已经醒了,眼睛却是闭着的。任何人都看不出他已经醒了,而且脑筋在不断地转。

    要醒而装睡,其实也是一种不容易学会的本事。你要眼珠不转,睫毛不颤,呼吸不可紊乱,身体不能僵硬。

    身边还有一具温暖的身体,结实的手臂缠绕着少情。

    除了封龙,还有何人?

    白少情闭着眼睛,他的鼻子很尖,可以从气味中分辨不同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他身边匆匆而过的男女都不少,这种本事,也不知是天生,还是慢慢养成的。

    但,只有封龙的味道,最奇特。

    他的气味就象他的人,霸道,不可一世,偏偏又温柔到不可思议,令人安心到咬牙切齿。

    你恨,恨不得杀他,要下手时,却又觉得一刀杀了他太过便宜。

    你怕,怕得胆战心惊,他偏偏可以这样毫无忌惮地搂着你睡觉,一口一声小蝙蝠儿。

    他此刻睡得沉静香甜,下一秒醒来,却又不知会想出些什么法子折腾得你死去活来。

    白少情拼命想着,满脑子都是身边这个可恶又可恨的人,但偏偏想不定对这个人,到底是逃得越远越好,还是跟在他身边斗个你死我活好。

    贴身纠缠,本来是他的强项。

    “你还没有装够?”身边传来低沉的声音,懒洋洋地,说不出的磁性:“我可曾说过,最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假装。”

    白少情叹气。他睁眼,转头,对上封龙乌黑深邃的瞳子。

    “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在你醒的时候。”

    两人相依在床上的处境忽然让白少情不舒服,他别过头:“我要起来。”刚撑起手臂,又颓然倒下去。

    封龙玩味地瞅着他艰难地挣扎又爬不起来:“昨天吞了血莲子,你今天若可以爬起来,我就叫你师父。”

    白少情瞪眼。

    他确实无力,不是累,而是四肢找不到力气,一丝也没有。

    封龙邪气地笑,俯身咬住少情的唇:“没有三天功夫,你休想爬出这床。”

    “三天?”白少情蹙眉:“那我何时可以回去见娘?”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见你娘。”

    白少情冷漠地瞅他,又放松脸部的僵硬线条,唇角微微扬起:“全听大哥吩咐。”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阳奉阴违,你最在行。”封龙举掌,在空中一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帘子掀开,一人娉婷走进。

    “教主。”声音清脆,伶俐地行礼。

    白少情诧异:“小翠?”

    小翠还是小翠的模样,但抬头一笑,一身却散出叫人心寒的诡异。看着一向信任的小丫头忽然如此,白少情浑身发冷。

    他叹:“你是正义教的人?”

    “我是,但小翠不是。”小翠嘻嘻笑着,袖子一举遮住脸,再放下袖时,已经换了另一副模样。眉清,眼却如桃花般娇媚动人。她笑道:“我叫水云儿,乃是教主身边两大侍女之一。”

    封龙抚摸少情后颈,低沉笑道:“她姐姐风月儿,心灵手巧,服侍你娘,定比小翠更让你娘称心如意。”

    湖畔那天真的侍女,已经被人取代,失明的主人犹未发觉。

    “我和姐姐是孪生姐妹,从小侍侯教主。孪生通心,老夫人那边情况是否安好,水云儿随时可以告诉蝙蝠公子。”

    白少情冷笑:“我若有异动,你是否也可以立即和你姐姐心灵相通,叫她立下杀手?”

    水云儿倒不畏白少情眼中剑芒,掩嘴笑道:“有教主在,蝙蝠公子怎会有异动?”

    封龙哈哈大笑:“亏你这小东西伶俐,有我在,小蝙蝠儿怎会不乖?”他本来一臂曲起撑着头,侧躺在床上。此刻挑起少情下巴,俯身轻吻。

    白少情全身无力,连摇头也是勉勉强强,只能眼睁睁任他轻薄。

    水云儿唇角一翘,识趣地没入帘后。

    “我已经认命,你为何还要用娘要挟我。”

    “我哪有,小翠乡村野丫头,哪里比得上风月儿的侍侯?”封龙在唇边咬得不够,转到一边,忽然狠狠咬住少情耳廓:“再说,你真的认命?”

    “哼,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彼此彼此。”

    热吻接踵而来,如同封龙内力源源不断。白少情被他缠得好几次喘不过气来。

    “过了三天,我会开始亲自教你横天逆日功。你要好好用功,不要辜负大哥我一番心血。”

    “大哥肯教就好。”等我学成,再做打算。

    “这三天,我会慢慢调理你的身子根基。”封龙唇边带笑:“也会好好认识认识我的小蝙蝠儿。你身体每一寸,我都会看得仔仔细细……”

    黑色的丝衣,在如火视线下,缓缓除下。

    肌肤,一寸一寸,裸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