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累人

我不写小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行!”于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守住了心神,紧皱眉头,不再让那声音,诱导她。

    梁风信心中一惊,衣服的背上,已有汗渍。

    “第一次催眠,毕竟经验不足啊,似乎进展得,太快了一点。”

    梁风信的表情,十分凝重,又接着让自己处于特定的状态中,用特定的语调说道:“放松,放松,你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伤害你,你只需要放开自己的身心,好好享受,不必担心,有人伤害你。”

    “是啊,我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里很安全。”于琴想着,刚刚紧张的心情,又缓和了不少。

    “随着我的声音,慢慢地向下沉。想像你正处在一个楼梯上,这个楼梯,共有十级台阶,你随着我的声音,往下走。每往下走一步,你离你的内心深处,就会更近一步。当你走完这十级台阶,你就会完全进入最深层的催眠状态中。”梁风信引导着于琴。

    “催眠状态?什么催眠状态?”于琴用残存的意识想着。

    “来,随着我的声音,一步一步往下走。一,你迈出了第一步。二,你的催眠状态更深了。三,你慢慢地放开了自己的内心,变得更放松了……”

    “我要不要往下走?”于琴思考着,她觉得自己可以拒绝这个声音,但又不知道应不应该这样做。

    “走走就走走,又没什么关系。”她就像解开一个心结一样,彻底放松了下来。

    “九,你已经很接近你的内心最深处了。当我数到十的时候,你就会陷入完全的催眠状态中,不会再去思考,不会再去抗拒,你会完全放开你的内心,听从我的声音的指引。好了,走下最后一步,十!”

    于琴的身体,已经完全瘫软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像是完全睡着了。

    “这是催眠成功了吗?”看到于琴的样子,梁风信又有些患得患失了起来,“会不会成功地太过容易了?于琴真的被我催眠了吗?她是不是在装呢?”

    “不管了,继续。”梁风信抛开了脑中的杂念。

    “那么,给她下什么催眠指令才好呢?”

    梁风信在行动之前思考了很久,催眠之后该下什么指令他也想过。他为了学习催眠术,不单看了那份odt文档,还从网上找了一些传统催眠术的教程。

    “刚一开始的时候,不能下太过火的指令,必须得一点一点的,改变被催眠者的思想,让被催眠者能够自然地接受我的指令,不能让她们意识到,自己被我催眠了。”梁风信回忆着自己之前总结的内容。

    “首先,是做个门,方便二次催眠。”

    梁风信把嘴对准于琴的耳朵,说道:“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我对你说‘沉沦’,或者对你说‘进入催眠状态’,你就会进入与现在相同的状态中,只能听到我的声音,将身心完全开放给我,听从我的指示。”梁风信说完又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两遍。

    “沉沦……进入催眠状态……完全开放……听从……”于琴也一遍一遍地机械重复着。

    看到于琴似乎已经完全受到自己的cāo纵,梁风信感觉到面粉条变成了硬木棍,但他很快又感到一阵恶心,想道:“这是个老太婆,恶心!不要去想那个!”

    于琴当然并不算老太婆,她不到40岁,身材也保持得很好。但梁风信对她十分反感,再加上又有一些情结作祟,自然就觉得她恶心了。

    “第二步,是上保险,保证她,不会再被其他人催眠,只受我一个人的控制。”梁风信想。

    “除了我,没有人能令你进入现在的催眠状态中,你不会被其他人催眠。如果有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想要催眠你,那你就会立刻完全清醒,敌视他。”梁风信说道。

    “除了……其他人……清醒……”于琴重复着。

    “接下来嘛,当然是开始给她下马上能用的指令了,嘿嘿,不然我催眠她干嘛。”梁风信得意地想着。

    “你不会再去为难我,你从现在开始,会忽略我,不会再因为我迟到、不交作业,而找我麻烦,等一下,你会让我回去,不会再刁难我。你不会再对我用凶恶的态度。”梁风信说。

    “为难……忽略……”于琴一点挣扎也没有,就这么用一种机械的节奏重复着。

    “最后嘛,得做些清扫工作。”梁风信想。

    “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你从催眠状态中醒来,就会完全忘记被催眠时的事情。你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催眠的,你不会记得自己被催眠过,你不会记得催眠中发生的事,永远都想不起来。但是,催眠中我给你下达的指令,将会深深地印在你的脑海深处,影响着你的行为和思想。如果你醒来后,发现时间不知不觉地过了很久,你不会感到奇怪,完全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如果你醒来后,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你一点都不会感到疑惑,完全不会放在心上,根本不去想它。”梁风信重复了几遍,确保于琴能记住。

    “完全忘记……脑海深处……”于琴闭着眼睛,嘴巴轻轻地动着道。

    “对了,还得加个固化指令。”梁风信想道。催眠的指令,随着时间的流逝,作用会降低,所以得加个固化指令,确保它们能长久留存。

    “每当你睡着时,就会自动在脑海深处,一个你的意识察觉不到的地方,不停地固化我对你下达的催眠指令。这些催眠指令,永远不会减弱,会不停地被加固,越来越强,但你的意识,永远也无法察觉到它们。”

    “自动……加固……无法察觉……”

    “接下来,你会默数十秒,十秒之后,你就会从催眠状态中醒来。”梁风信说道。

    “催眠一个人真是太麻烦了,累死了!”梁风信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只觉得口渴,脖子和腰也有些酸痛。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醒来。”那边于琴遵行着催眠指令,在那倒数着,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好像是睡了一觉?是昨晚太累了吗?真是的,居然在办公室睡着了。”于琴在椅子上坐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