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邻居

我不写小说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这件红色的好,还是这件黑色的好呢?”吴菲菲在自己的大衣柜里挑着衣服。

    突然,传来了“嘚嘚嘚”的敲门声。

    “这个时间,是谁来了?”吴菲菲想着,就走到了门后面,通过猫眼,往外看。

    “噫?隔壁的这个学生,来我这干嘛?”吴菲菲想着。

    门外,梁风信提着个杯子,站在外面,神色十分拘谨。

    “你有什么事?”吴菲菲透过门问道。

    “哦,我家里没水了,想过来借杯水喝。”梁风信说着。

    吴菲菲本想说“没水了不会去叫水,来我这干嘛”,但转念一想,觉得邻居之间,只是借个水的话,没必要拒绝,何况她的老公和梁风信的养父,关系比较不错。只是吴菲菲不太喜欢梁风信,于是说道:“我先去穿件衣服,你在这等几分钟。”

    “好的。”梁风信说道。

    吴菲菲的身上,只裹着一件毛巾。她不急不缓地在衣柜里挑着衣服,慢慢地穿戴了起来。

    “让你等,等得不耐烦了就会走开吧。”吴菲菲想着。

    过了十几分钟,吴菲菲才穿好衣服,来到猫眼处一看,梁风信还在。

    “真是的,打个水都非得上我这里。”吴菲菲心中抱怨一声,打开了门,说道:“不好意思,让你等半天了。”

    吴菲菲穿着一身玫瑰红的连衣短裙,腿上裹着半透明的黑丝,嘴上抹着鲜艳的口红,身上喷着香水,看上去是经过了一些打扮。

    “没有关系,谢谢你。”梁风信说着,就要走进来。

    吴菲菲看了眼他的衣服和鞋子,皱了皱眉头,道:“你人就别进来了,把杯子给我。”

    这么裸的鄙视,令梁风信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他今天本来就不是来借水的,因此沉住了气,没有发作。

    梁风信把水杯递给吴菲菲,吴菲菲皱着眉头接过了,转身正要往饮水机那边走,忽然她听到梁风信喊道:“那这个呢?”

    吴菲菲转过头来,只见梁风信手里拿着个水晶挂坠,用一脸询问的表情看着她。

    “这就是个普通的水晶嘛,有什么特别的。”吴菲菲想着,正要问梁风信想干嘛。

    梁风信开口道:“看着这个水晶,你注意到它上面闪烁着光芒,很迷人的光芒,你不自觉的,就被它完全吸引了。”

    梁风信轻轻地摇晃着这水晶挂坠,吴菲菲也跟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它。

    “仔细地看着它。你的心神完全被它吸引了。”梁风信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把门关上。

    吴菲菲浑然不觉。她的意识,像是被锁住了一样,不会思考了。

    “你的身体,变得很轻、很轻,轻飘飘地,随时都能飞起来。”梁风信说道。

    “身体……好轻。”吴菲菲想着,她的身体好像突然变成了羽毛做的一样,好轻,随时都能飘起来。

    “来,走过去,躺到沙发上。”梁风信命令着。

    吴菲菲无意识地移动着双脚,走到了沙发旁,躺了下去。

    不同人对催眠的感受性也是不同的,吴菲菲就属于特别容易被催眠的那种。在梁风信的强力催眠术面前,很快就被俘虏了。

    “闭上眼睛,把你的思想,沉入到很深、很深、很深的海底里。”梁风信的声音,在吴菲菲的耳边响起。

    吴菲菲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沉了下去,她的脑中,不停地响着“很深、很深、很深”这样的话。

    “从现在开始,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别的声音,都会被你完全忽略掉。”梁风信说着,“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什么?”

    “吴,菲,菲。”吴菲菲用一种很机械的节奏说着。梁风信当然早知道她叫什么,这个问题,只是要确认一下她是不是进入了状态而已。

    “现在,我把你的名字给抹去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梁风信说。

    “不,知,道。”吴菲菲回答着。

    “很好。”梁风信说着,确认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恢复了你的名字,你现在又是吴菲菲了。”

    “嗯。”吴菲菲回答。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似乎觉得这样子很好玩。

    梁风信略微有些惊慌,“她不是发现了什么吧?”

    他停顿了一会,组织了一下语言,准备继续展开催眠。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从里面的屋子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喊道:“妈妈,妈妈,我的巧克力吃完了。”

    梁风信吃惊地转过头去,一见一个小孩子正站在客厅和卧室之间的通道处,看着他。

    “糟糕,忘了还有一个人在了。”梁风信想着。

    小孩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梁风信。梁风信注意了一下吴菲菲,她仍然处在催眠状态中。

    “乖,回到房间里面去睡觉去。你妈妈在睡觉,不要打扰她,不然等下你妈妈醒来后,就要打你屁股了。”梁风信哄着这个小孩。

    “哦。”小孩很听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梁风信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陌生人,是一个住在隔壁的大哥哥。

    被小孩这么一打扰,梁风信的心情又有些不太平静了。他的母亲,在他只有6岁的时候,就不在了。他早已忘记,拥有一个妈妈,是什么感觉。

    虽然有些伤感,但他很快就被吴菲菲的身体给吸引了。吴菲菲的身体,成熟诱人,总是在吸引着梁风信这样的少男。梁风信这时更是拼命地去想着吴菲菲的身体,把那种伤感的感觉,忘掉。

    ……

    吴菲菲清醒了过来,她最后的意识,停留在梁风信叫她看什么东西的时候。这之后,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会来到了沙发上,她统统不记得了。这本来应该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去多想这个。

    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梁风信正在另一张沙发椅上,喝着水,看着电视。

    “以前没发现,这个少年,看上去,还挺有魅力的。”吴菲菲想着。她丝毫没有去在意梁风信为什么进来了。

    电视上,正播着一场足球比赛。

    见梁风信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球,吴菲菲嘴角一勾,就这么婀娜地走了过去,挨着梁风信坐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