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掌掴派出所所长

一剑百万兵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凶手是外来人员,晚上居然堂而皇之的大摇大摆,藏进了zhèngfu机关宿舍,我们在门外是苦苦等了整个晚上,都被关在了门外,没有进去抓到凶手,直到今天早上才将凶手缉拿归案!”韩国庆十分得意,好似胜利了一样。

    胡光远一直不说话,这件事情是他一手策划的,装作老老实实最不穿帮。

    王学文再次配合:“口说无凭,韩所长有何证据没有,比如照片?”

    韩国庆拿出自己五寸屏幕的大智能手机:“里面有七张照片,是当时周围的群众传给我的,我也已经给王东洋同志传过了,大家都看看!”

    石振强早就看过了,王学文与组织委员石景州装作很认真的看照片:“哎呀,好惨烈!人倒了一地啊!”

    “虽然没有见血,但现场烧烤摊子都几乎被砸了啊,真嚣张!”

    “这样的凶手太为害镇上治安了!”

    他们传开手机,宣传委员姜chun燕与武装部长尹chun华也看了看,只说了一句:“哦,原来凶手只有一人啊!”

    传到孟欢,刘建营,秦睿婕那边,秦睿婕故意说了一句:“原来站在凶手身后的是柳镇长啊!”

    相片中孟欢与秦睿婕让开,并未清楚拍到他们,也有可能他们不是重点,韩国庆过滤照片时选的照片故意不见他们身影,一一打击,不用全面下手。

    “韩国庆同志,你到底想说什么呢?有什么自己的看法就直接说出来嘛!”胡光远这时才大气说道,这句话也是石振强想借助韩国庆之嘴要问的。

    “各位镇委,大家都是关山镇老百姓的父母官,试问如果这二十几个小伙子是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弟弟,你们如何想?能否放过凶手?这个凶手是柳擎宇同志带来的,柳擎宇指使凶手行凶在先,事后包庇窝藏凶手在中,吩咐保安抗拒派出所精察执法在后!柳擎宇同志有明显的犯罪嫌疑!我建议,这件案子亲ziyou石书记挂帅立案,从现在开始正式拘留柳擎宇同志!”韩国庆说得振振有词,好似一幅为国为民请命的态度!

    秦睿婕与孟欢都有点担心,这场浩劫如果让石振强与韩国庆得手,对于柳擎宇是灭顶之灾!

    “请韩国庆同志注意说话语气与注意说话称呼!”刘建营淡淡说道:“现在柳擎宇同志还是我们关山镇的代理镇长!”

    石振强淡淡一笑,不管刘建营,摊开双手说道:“我们党,我们zhèngfu讲究实事求是,虽不能放过一个坏同志,但却也不能冤枉一个好同志嘛!我们还是先听柳擎宇同志的解释嘛,解释不通的话,再该立案的就立案,该拘留才拘留嘛!”

    他做得好一个高姿态,显得信心十足,这回要将柳擎宇政治前途整死,只要一立案,一拘留柳擎宇,后面时间拖拖拉拉,可以将柳擎宇滞留派出所很长时间,新任镇长才上任,就纵人行凶进派出所的名声一传开,看他柳擎宇还好意思留在关山镇上不?

    即便夏正德想保柳擎宇,也没有任何正当借口!

    即便柳擎宇自己厚着脸皮留下,他也完全没有威信了,工作再也没法展开了!

    他打得好一手如意算盘?

    “哈哈,终于让我这么一个当事人说话了!”柳擎宇神色十分轻松,居然扭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腕,轻轻松松站了起来,走到韩国庆那最里面的坐位位置,这个椭圆形会议室两头一个位置,两边各5个位置,他现在位置在石振强的最远对面,韩国庆身边。

    “韩国庆同志,请问,你可以为你刚才所说的话负责吗?”柳擎宇看着韩国庆的眼睛,沉声问道:“你看着你衣服上面的国徽,那是无数的鲜-血换来的,你要勇敢的说!”

    韩国庆被柳擎宇这么一看,有点心虚发麻,但这些话都是他先前想好并且经过胡光远一一磋商后才说的,自认为天衣无缝,咬牙说道:“我身为派出所的所长,当然可以负责!自然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他话还未说话时,猛然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痛,同时“啪”的一声响动,这是一个大耳光巴掌,差点将他脸都打歪了啊!

    “啊……”韩国庆一下子被打蒙了,他完全没有相当柳擎宇昨天敢打胡光远,今天就又敢打自己耳光!

    石振强就坐在柳擎宇对面,看得清清楚楚,这回又是柳擎宇动手了,结结实实给了派出所所长韩国庆一个耳光!

    “这个柳擎宇,实在太冲动太强势了!”石振强心里隐隐然有点生惧:“我在完全架空刘建营的时候也从来不曾动手打人的啊!”

    “啊……”刘建营等人看得心里爽快,又吃了一惊,他昨晚听孟欢说柳擎宇掌掴胡光远的事,心情很爽的同时又很遗憾错过看戏,不曾想今天就又看见了同样的戏码上演,柳擎宇掌掴派出所所长韩国庆!

    “该打!”刘建营心中几乎想大声叫出来:“韩国庆也是石振强的心腹爪牙!”他今天进会议室时,秦睿婕也与他低声说了柳擎宇坐到了左首第一个位置,将胡光远赶到第二个位置上坐,他几乎完全站在了柳擎宇这边。

    胡光远,王学文,石景州三人心头又难过有开心,难过为的是韩国庆挨打,开心的是只要柳擎宇今天不给说话,这回这个镇长的职务今天当场就得镇委表态直接拿下!

    因此,三人都没有说话,只齐刷刷看看石振强,又转头看看柳擎宇,静待下面事情发展下去!

    秦睿婕,孟欢都有些担心:“天啊,柳擎宇又打人了,这一巴掌不知道能否解释得过去?”

    中立的武装部长尹chun华见柳擎宇如此血性,知道事出有因,昨晚的小打小闹他也看不上,没有派人过问。

    相反,反而是宣传委员姜chun燕最兴奋,她心性最为八卦,昨天的新鲜感还在,热血沸腾,没有想到今天又见到这么爆炸的新闻事情啦!

    办公室内的气氛几乎凝固了,最后还是石振强说话打开了沉静:“柳擎宇同志,请你给一个解释!我也没有多少耐心!”

    他说这话的时候平淡如水,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但所有人都明白石振强这回是要彻底真的生气,一旦有机会,会直接将柳擎宇拿下了!

    柳擎宇淡淡一笑,不再理会打蒙了韩国庆,径直走回自己坐位上,抬起手腕看时间“10:30”。

    果然,这时如同先前柳擎宇安排的那样,虚掩着的会议室门被敲了三声,然后王东洋身后跟着洪三金,他并不知道会议室中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尴尬汇报道:“石书记,洪三金说他这里有给柳镇长准备的东西!”

    如果是其他任何事情,任何东西,石振强都会直接打回去,但现在既然给了柳擎宇分辨的机会,他要的东西当然得给柳擎宇,于是他点点头。

    洪三金以前进出镇委办公室都不过缩手缩脚,但今天昂首挺胸,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进来,一言不发,给了柳擎宇。

    柳擎宇点点头,洪三金出去了,所有镇委委员都不知道柳擎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忙看过来。

    会议室中有投影机,柳擎宇连接好笔记本,顿时笔记本页面上内容都投射到了石振强对面的墙上,韩国庆坐到了一边去。

    柳擎宇先播放了田老二拍摄的视频,视频是生动的,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剪接,视频比相片更加能够反映事实真相,现在放映在墙上,如同放电影,清晰度很高。

    视频中混混们两次抢先对陆钊动手,钢管一砸中的话,必定会头破血流!

    视频中二十几个人前仆后继,围殴陆钊一个人!

    田老二何等老道,视频再经过柳擎宇稍稍动手剪接了一点,重点都放在了二十个混混无法无天的声势与陆钊单身一人上,视频只对陆钊的出脚淡淡扫过。

    视频中陆钊一个脏字都没有吐过,反观混混们骂娘的一片!

    五分多钟视频播完后,柳擎宇先问韩国庆:“韩所长?这段视频,你觉得是真还是假?”

    韩国庆傻眼了,他派出的人清楚汇报柳擎宇一行只有四人,着重看见了柳擎宇这边没有人拍照之类,哪里想到现在居然有视频流出来。

    “是……”韩国庆唯唯诺诺,还未说完时,秦睿婕已经轻声说道:“刚好,昨晚我与孟欢同志也在那儿吃烧烤,可以证明视频中发生的事情就是昨晚真相!”

    “好!”柳擎宇镇定点点头,反过来问武装部长尹chun华:“尹部长,请问这个打架双方应该如何定义?”

    尹chun华一直严肃中立:“可以明显看出来是二十几个混混故意挑事挑衅,二十几个人围殴一个人,先动手两次!这个年轻人是被迫防守安全自卫!”

    “不错!”孟欢补充道:“从视频中,这个年轻人似乎连还手都没有,只是动脚了!”

    柳擎宇这才双眼死死盯着韩国庆:“常言说,打架宁可先骂百句,不可先动手指一根!谁先动手谁就没有理由!一旦有人先动手就理亏,后动手的都可以算作正当防卫!世上没有任何人规定挨打不可以还手!”

    “现在二十几个小混混两次先出手钢管砸人,砸中就得冒血洞,韩国庆同志视而不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