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得势不饶人

一剑百万兵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十几个人围殴一个不动手的人,谁处在强势,谁处在弱势?韩国庆同志眼睛瞎了吗?”

    “如果这个人是普通人,躺在医院中甚至当然被打死的不就是这个人了吗?

    “你们看视频中,我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可有说话?吩咐?怎么变成我纵凶打人了?yu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一连串的发问将韩国庆问得蒙蒙的,但毕竟韩国庆是派出所所长,也见过不少风浪,冷着脸不说话。

    柳擎宇再次调出第二份视频,是在第一个视频上编辑的,将所有小混混说的话都用字幕标注了出来,田老二很yin险,又隔得陆钊很远,陆钊与柳擎宇,秦睿婕等的声音没有录拍进去,即便有声音也几乎听不见,也不用任何字幕。

    “你们看这个视频上的字幕,很嚣张吧!镇上治安情况不是一向很好吗?怎么在zhèngfu外面就分分钟有二十几个痞子流氓汇聚?就离派出所这么近?”

    “这些人明知道我是镇长,都敢上前殴打,如果是普通老百姓的话,岂不是任人鱼肉?”

    韩国庆还在强撑:“这个视频也不过是一面之词,最后动手的双方都有错!就算小混混有错先动手,但最后受伤去医院的是小混混们!凶手依旧不能放过!”

    “有没有错,不是你说了算!放不放过,不是你说了算!”柳擎宇冷冷一眼,再次打开一个网页。

    这个网页是景林县的网络主页:“石书记,你们来看看,我们县里的群众如何说的?”

    景林县主页有个版块叫做“百姓身边”,里面都是县里发生的新鲜事,一向都是人气最高的板块,里面历来很有多老百姓反应的贪污村官等问题,县里纪委曾经还根据网络上反应的问题双规过一个镇委书记,一名县委委员,因此这个“百姓身边”被称誉为景林县的“聚点访谈”!

    现在这个版面里面排名第一火热的帖子名字叫做“愈二十混混在镇zhèngfu、镇派出所门前围殴一人,治安安全何在?”

    柳擎宇点开帖子,再次投影在了墙上,帖子中上传的就是这第二个编辑了字幕的视频,是他9:45分上传的,下面的议论火爆异常。

    有几个评论是:

    “是啊,远处灯火最亮的地方镇zhèngfu的保安亭都可以看得见呢!”

    “那个地方我知道,不就是关山镇吗?”

    “派出所的位置在左边200米不到的!”

    “那家烧烤摊老板的牛肉串超级正宗,超级好吃的!”

    这些评论只是少数,绝大多数评论都是:

    “这些混混我知道,经常在关山镇上周围欺负中小学生!”

    “镇上几个游戏厅,录像厅经常打架,都有他们!”

    “他们带坏了镇上的所有孩子!”

    “领头的小黄毛听说与派出所所长有关系!”

    “这些人渣早该进监狱啊!”

    “派出所所长叫韩国庆!”

    “天啊,现在小镇的混混都这么厉害了,真没有王法啊!”

    “二十几个人的钢管啊,打砸一个人啊!不怕出人命了?”

    “统统抓进派出所啊!”

    也有少数人评论陆钊:

    “这个哥们够硬气,一个人更扛二十几个混混!”

    “我要是他就好了,更加下手重一点!”

    帖子点击超过1万4千多,评论有三百多条,已经成了县论坛第一热火帖子,矛头几乎没有人说陆钊该被抓进派出所,都是说这些小混混罪有应得,陆钊是为民除害!

    柳擎宇看到这里,不由不赞赏洪三金,他发了帖子之后离开,让洪三金带着陈小梅用马甲账号控制网友群众的讨论舆论方向,很多信息是由洪三金以网友身份泄出去,直接将关山镇推到了景林县的风口浪尖之上。

    他知道秦光不好使,专门吩咐洪三金带着陈小梅关在自己办公室里面让他们秘密干。

    “叮……”这时石振强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手机屏幕,眉头一皱,是薛文龙的,忙接起来:“薛县长,好……我们正在开镇委会议呢!”

    那边薛文龙听见石振强在开会,就低低说了句:“柳擎宇不靠谱,今天早上还给我直接打电话说狗屁事!你看着他点!”然后就挂了!显然薛文龙还没看见帖子!

    这时,宣传委员姜chun燕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她一看手机:“石书记,是县委宣传部的电话!”

    石振强点点头,蒋chun燕接了电话就听见那边有人兴奋说道:“姜姐,我是县里电视台的小秋啊,‘百姓身边’那个帖子你看见没有?我们想采访一下那个人!就是那个面对20几个混混先礼后兵,最后干净利索为民除害的那个人!对了你们派出所怎么没有人去管打架呢?”

    这个小秋是县电视台的第一美女主持,蒋chun燕好说歹说,先将她劝住,劝她别过来,说自己一会会以关山镇组织部长名义发一份通告给她才将她稳住。

    挂了电话,蒋chun燕还未说话时,石振强的手机再次被薛文龙打来:“石振强,那个帖子怎么回事?你说关山镇不是一向治安最好吗?最好的地方一定不能给我出漏子!赶紧处理干净!”

    显然,刚刚不知道是谁,也许出于好心,也许就是坏意给薛文龙汇报了。

    石振强有点头疼,但低头想了一想,马上说道:“同志们,民意是最宝贵的基础!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些小混混的医疗费让他们自己出!领头小黄毛伤好之后给予治安拘留!那个人……只是问话而已,问完话之后……放出来吧!”

    胡光远,王学文,韩国庆恨得牙痒痒,孟欢与秦睿婕松了一口气。

    但石振强老jiān巨猾,继续说道:“韩国庆同志虽然对这件事情的说法不太确实,判断能力有点过火!但他办事的能力,办事的效果,反应的速度是可以嘉奖的,功过相抵,并没有多少大错!一码事归一码事,柳擎宇同志打人依旧是不负责任,要追究……”

    他还未说完,柳擎宇再次冷冷打断:“石书记,我才放了两个视频而已……都还未解释完呢,怎么这么快就给我定罪?”

    刘建营心头十分赞扬:“这个柳擎宇真不简单,原来还有后手在后面啊!”

    孟欢却心中疑惑:“昨晚就发生这些事情啊?还有什么事情在后面呢?”

    “既然柳镇长还有要展示的证据来证明他打韩国庆同志有道理,就先让你继续展示吧!”秦睿婕这时说了一句话,她是镇委副书记,职位在那儿,说话可比王学文,胡光远好使多了。

    “请问石书记,孟欢同志,对于钓-鱼执法这个问题怎么看待?”柳擎宇突然问道。

    “钓鱼执法是一个执法拳套!当事人原本没有违法意图,在执法人员的引诱之下,才从事了违法活动!一旦出现时,当事人无罪,而应该惩罚执法人!”孟欢身为纪委书记,十分熟悉这个概念,忙说出来,他心里有点清楚,韩国庆是胡光远为了报仇拉来造成钓鱼执法,但没有证据的话不能乱讲。

    石振强有些不明白柳擎宇的暗藏意思,就没说话。

    柳擎宇很满意点点头,再次打开了一个文件夹,投放在墙上,墙上的照片清清楚楚,都是从天上的角度拍的。

    但关键是每一张照片的右下脚标准时间年月日清清楚楚,按照每一分钟一张,是昨晚22:40开始到23:05,总共26张照片!

    照片清楚显示,从22:40开始,照片清晰显示出派出所门前已经出现了两辆精车汇聚,陆续上了七八个精察进去,似乎在等待命令!

    似乎他们竟然知道一会有打架斗殴发生!

    从22:50开始,派出所所长韩国庆就出现在了第三辆精车的副驾驶门外面,一边接着一个电话,一边踮着脚看着烧烤摊方向。

    而刚刚黄毛小东哥过去打陆钊正好是22:50,田老二的视频也与照片角落一样留着时间,可以完美的对上!

    22:55分的照片显示,韩国庆在精车边上抽了一支烟,抽烟同时继续看着那边斗殴,并没有前去劝架抓人!

    后面十几张照片中韩国庆不慌不忙,似乎接了两个电话。

    23:05分时,手机视频显示打架已经结束,柳擎宇等人稍后撤走!

    在后面23:10分,韩国庆急急忙忙上车,三辆精车快速拉着精报,朝着200米外的烧烤摊开去。

    柳擎宇一张一张的过给大家看,孟欢与秦睿婕都蒙了,这些照片从哪儿来的?

    “各位镇委同志,我的意思是事情很简单!22:40开始派出所就准备出动精力精车,好似要动手抓人,可见他们知道这一场斗殴会发生!22:50,我们吃烧烤时被20几个小混混殴打,派出所人就在旁边,并未派人过来保护!23:10时,韩国庆同志在旁边看了半个小时热闹之后才带人过来!就这反映速度,要说什么狗屁的高效,什么狗屁的维护治安,我看狗都会被笑死!”柳擎宇突然站起来说道。

    他本来就有1米89,站起来后更加有威严:“韩国庆同志,照片上显示你接了3个电话,我现在就找移动营业厅的经理过来,可以查到你与谁通话!如果我想得不错,至少有一人是那边混混带头的吧,其他的电话也至少与这个事情有关吧!”

    韩国庆的脸色终于有如猪肝死色了!

    会议室里面也还有其他人,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