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圆满解决

一剑百万兵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石振强的脸色不过是微微一变,他老jiān巨猾,已经明白:“恩,这件事情,看来又是胡光远在自己背后偷偷摸摸搞出来的了!胡光远要报昨天的一巴掌之仇,搞这个钓鱼执法,他也算机关算尽了!”

    “如果柳擎宇一方大败,被小混混打得没有面子的话,经过派出所来个扫荡,派出所就可以大出威风,同时顺便宣传得全镇都知道新任镇长被人打了,大扫柳擎宇的面子!”

    “如果柳擎宇一方与小混混僵持不下,打成平手的话,派出所也可以最后出手,渔翁得利,也同样扫柳擎宇的面子!镇长亲自打人而且还没有打赢的八卦会不散而走!”

    “如果柳擎宇亲自动手打败小混混的话,小混混伤得越厉害的话,就会更加作为嫌疑人、凶手被抓到派出所,新任镇长扣上官霸匪徒的帽子,前途就没有了,只有更加出丑!”

    这本来是一箭三雕的事情,无论柳擎宇输赢如何只要动手就输了,可是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突然冲出来一个陆钊,而且还是身手超级牛叉的陆钊,一个人仅仅出脚而已,不用柳擎宇动手就摆平了所有的小混混!

    这也倒罢了,关键打架的视频被拍摄出来流传开在先,县城的网民一面倒支持陆钊,而且现在居然还有卫星照片证明韩国庆与派出所在涉嫌钓鱼执法!

    如果柳擎宇捅到县城公安局的话,让县委书记夏正德深究的话,即便最后能够摆平,也会多十分的是非!

    石振强脸色不过微微一变是因为他一来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二来就算是他派遣的,韩国庆也不敢咬出自己!垫背的大有人在。

    脸色大变的当然就是胡光远,他当然知道那三个电话中,有两个电话是自己的,他躲在家里,舒舒服服洗完澡在远方遥控这一切事情发生,期望看柳擎宇的笑话,原本以为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没有想到这次却被抓到把柄了!

    他现在心中只在祈祷:“韩国庆,你可不能咬我出来!”

    “韩所长啊,你扫了柳擎宇的面子后,我一旦坐上镇长位置,以你的功劳与石书记的关系,副镇长的位置肯定非你莫属!”他就是这样引诱韩国庆、给韩国庆口头承诺的!

    脸色同样大变的还有派出所所长韩国庆,除了胡光远的两个电话之外,第三个电话是与镇上黑势力十三鹰的老大李四指头通的!

    李四指头在关山镇上算一号人物,听说在南边深圳打工了十几年,创下一身家业之后回到关山镇,有人说他进过局子,有人说他有命案在身潜逃回家,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将关山镇的小混混们全部收编,砍砍杀杀,见血的事情太多,早一支独大了!

    但李四指头这两年来用的策略中糖衣炮弹多,小打小闹中很少横冲直闯杀人放火,陆续送礼攻克了韩国庆,胡光远与石振强等。

    他的本名叫什么已经几乎没有人知道,不过他右手只有四个指头,小尾指齐根被截断,如果是别人,这肯定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但在李四指头身上,这却是得意洋洋的事情。

    “老子当初在广州的时候,有个金三角的毒贩前来与老子单挑,他斩断我一根手指头,我却砍掉他一只手!”别人都明里暗里听过四指头外号的来历。

    副镇长王学文虽然没有参与此事,但他是石振强的心腹,与胡光远蛇鼠一窝,赶紧问道:“我们先弄清楚这个照片可否作假?虽然可以看出是韩所长与精车号码,但比较模糊!特别是时间上?可否有作假的嫌疑?”

    柳擎宇还未说话时,一直中立不说话的武装部长尹chun华快速摇摇头:“不可能!至少我们国内还做不了假,我虽然不知道照片如何被柳镇长得到,但照片确实是国家最高级别机密的卫星所拍到的,不会有错!我虽然只曾经见过一次俄日,却印象十分深刻。”

    他说完这句话,柳擎宇有点吃惊,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镇上武装部长居然知道这是最高机密卫星拍到。

    孟欢并不吃惊,心中甚至在偷偷发笑:“李四指头是武装部长尹chun华唯一死对头,一直没有攻克这武装部长!这正邪力量想来均衡,只派出所是败类!尹chun华如果能与柳擎宇形成同盟,倒是好事情。”

    秦睿婕赶紧趁胜追击:“韩国庆同志,我们需要你给我们一个解释,不然真的就要调查电话记录了!为何在明知道小混混会打架之前不提前出动?谁通知你们的?置柳擎宇同志与其他吃饭的同志安危不顾?反而在打架结束之后才出动清场?如果老百姓需要的是这种精察?那我们可对得起身上的国徽,对得起这一身精服?你是不是精-匪片看多了这样的结果,也来搞这一出只擦屁股?”

    还有刘建营也趁火打劫:“我们得评估一下,是否让孟欢同志的纪委部门介入了!我建议……投票……”

    本来在镇委会议上,柳擎宇是新人,毫无任何胜算,但现在就这个事情,明显柳擎宇有了刘建营,秦睿婕,孟欢的支持票,可能一直中立的武装部长尹chun华也会投票给柳擎宇,5票在手的话,柳擎宇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石振强快速想到这一点,马上就点头严肃打断刘建营的话说道:“韩国庆同志,我们需要你一个交待!也给你一个机会,坦白从宽!”

    他这话有些暗示韩国庆,韩国庆赶紧一擦汗水:“对不起,石书记!对不起,柳镇长,昨晚是我的错误!我先接到电话说有人打架,赶紧就要派人出去维持治安的,哪知道这个时候来了电话,我聊得兴起,忘记了出精时间,等到电话完了,那边架都打完了!对不起,是我工作的疏忽,请石书记作出惩罚!如果我有半句谎言,出门撞车就死!”

    韩国庆真聪明,毕竟电话内容是查不到的,只能查到与谁通话,他这番将责任拉到自己身上,谁也没有被咬出来,不过是工作上玩忽职守的问题,比钓鱼执法追究责任轻松多了!

    他不敢再怠慢柳擎宇,言语中已经称呼为镇长了!

    “卑鄙,真是说话有如放屁,发誓之类的真狠!可完全不算数!”柳擎宇心中暗骂,却不说话,只看着石振强!

    胡光远一擦额头上的汗水,赶紧保韩国庆:“玩忽职守很不应该,是该处罚!”

    “是啊,是啊!”组织委员石景州附和:“不过韩所长以前对镇上治安工作有功劳的,可以将功赎罪!”

    石振强很满意,赶紧点头说道:“这次又让柳镇长委屈了,韩国庆同志已经做出道歉!如果深究下去丢的是关山镇的面子,关山镇上柳镇长你是二把手,也算丢的你面子!闹到县里去,只会让领导们寒心,群众看笑话啊!”

    “柳镇长,我看不如这样,既往不咎你朋友打人的事情外,也不追究你打韩国庆的事情了!柳擎宇同志,请为了大局着想,不要再折腾计较了可以不?姜chun燕,你赶紧联系县委宣传部,删除帖子与视频,出一个通告,安抚民心!韩国庆,你赶紧给柳镇长道歉!”

    韩国庆何等狡猾,赶紧弯腰鞠躬,几乎90度,一只不肯抬头,心中想:“哼,老子这次整不死你,还有下次!先保住自己再说,来日方长!”

    但他嘴里却说:“柳镇长,真的对不起!请原谅我!”他态度很恭敬,似乎柳擎宇不原谅他就起来,无赖上了。

    “美女记者啊……”蒋chun燕赶紧出去打电话,她明白石振强铁定心保韩国庆的话,几乎成定局了,早一点出去解决事情,能尽量降低影响。

    “说得轻巧……”柳擎宇嘴唇一动,正要说话时,突然见到对面秦睿婕点点头说道:“不错,我也觉得顾全大局好!柳镇长!”

    柳擎宇瞬间明白,秦睿婕在善意提醒自己,现在自己在关山镇根基未稳,如果全面与石振强开战的话不太好,她不赞成柳擎宇有必胜的把握!

    “好吧!我个人不追究韩国庆同志责任了,但他玩忽职守,请给予韩国庆同志党内精告一次!”柳擎宇也只能故作大气点点头,哼,小小一个派出所,以后有机会再整你!

    “好,党内精告!”石振强说完,狠狠的看了一眼胡光远与韩国庆,这两个小子,居然有点不老实起来,这样的整柳擎宇不先朝自己汇报?给他一个党内精告也好!以后这两人更加会靠近自己,抱自己大腿!

    韩国庆忙是抬头,堆起一脸笑容:“我接受惩罚!多谢柳镇长,我这就回去让所里精察不要为难你朋友!”他不将党内精告放在眼中,以后有机会撤销就是。

    他心中在祈祷:“韩小海啊,所里的人啊,你们千万不要下狠手打残那人啊,那人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啊!”

    柳擎宇冷哼一声,对于陆钊、李大军那边,根本不放心上,他相信陆钊!

    果然,柳擎宇想得不错,现在关山镇派出所中,鬼哭狼嚎,一片狼藉!

    不过哭爹喊娘的人是谁?大家都知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