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三场战斗

一剑百万兵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天上午,整个镇上都还在消化昨天晚上发生在田老二烧烤摊子上的打架事件:

    “你们知道吗?十三鹰中的小黄毛被人打了!”

    “多少人放对多少人?”

    “什么多少人?小黄毛二十几个人去打别人一个人,结果自己一方全部倒地不起了!”

    “哇,什么人敢打十三鹰的人啊,这不是摆明要与四指头干的吗?”

    “听说是新来镇长柳擎宇的一个同伙!”

    “四指头肯罢休?看来这回镇上有好戏看了啊,哈哈!”

    然而上午还未过完,所有的八卦消息再次从zhèngfu内部放出来:

    “新任镇长柳擎宇当着石振强的面,在镇委委员会议上打了派出所所长韩国庆一巴掌!”

    “啊,真是真事?”

    “绝对真事!刚出炉的消息!我小姨子就在镇长办公室,她都发短信出来,大家一起看笑话呢!”

    “韩国庆一向不是好人,真该打,不过他是石振强的人,石书记就肯眼睁睁看着韩国庆挨打?”

    “如果不肯?听说最后韩国庆还给柳擎宇赔礼道歉了!柳擎宇放放过韩国庆一马!”

    “这肯定与昨晚打架有关系!”

    田老二昨晚凌晨才睡觉,现在才刚刚睡醒,正要起床准备烧烤食材时,突然接到柳擎宇的短信:“天要下雨,不用摆摊了!”

    这显然是柳擎宇感谢田老二给他传的视频,才放了这个天气预报给田老二。

    田老二有点疑惑,抬头看天上是明晃晃的毒辣太阳,但他觉得柳擎宇这个人不简单,昨晚陆钊将小黄毛等人打得鸡飞狗跳的时他连眼睛都没有砸一下,可想而知要是柳擎宇亲自动手的话,将会如何惨烈?

    因此他选择了相信柳擎宇,给打杂的田小虎说道:“虎子,今天不用准备食材了,晚上不出摊子?”

    田小虎是村中孤儿,98年洪水的时候父母双亡,初中毕业之后就在街上混,后来进了派出所几次暗室才害怕起来,当去年田老二回到家乡时,因为同一家族亲戚原因,他收留了田小虎,免得他再跟小黄毛等混在一起,迟早会杀人放火,判刑坐牢,一辈子就毁了。

    现在田小虎大吃一惊:“二叔,不出摊?为什么?那下午干啥子事情?”

    “回家看你大伯!”田老二点点头:“原因你就不要管了!”

    田小虎不用准备东西十分开心,过去玩了一会儿,又大惊失色一般跑回来:“二叔,外面传的新闻可神气了!”

    田老二点点头,不说话。

    “他们说昨晚在我们这里打架那个年轻人今天早上与zhèngfu那个保安李大军一起被铐进了派出所,不但毫发无损,反而容光焕发的出了派出所!”田小虎大笑说道。

    “还有,听说他们的手铐是韩国庆亲自去打开的!”

    “韩国庆手下的十几个精察全部都被那个小子在派出所里面揍了一顿,全部打在脸上,真狠!”

    “这小子啥子来头啊,居然这样牛叉!不过,我真佩服他!”

    田老二淡淡一笑,不说话,只抽着zhongnánhǎi烟,对于陆钊,他更加不用担心了!

    即便派出所中的三派兵马全部出动围剿陆钊,如果不动枪,只怕都是一堆秒货而已!

    镇委镇zhèngfu那边,石振强强令散会之后,柳擎宇知道在镇委办公室也不能与别的委员说些什么,赶紧回到自己办公室。

    他一看手表,已经11:00了,顾不上让洪三金与陈小梅汇报最新的八卦进展,因为现在窗外的天突然慢慢黑了下来,不过几分钟之内,太阳完全不见,外面开始刮风,也只在几分钟之后越来越大。

    “洪三金,进来!”柳擎宇大喊一声。

    洪三金进门打开了点灯:“柳镇长,这鬼天气真奇怪,刚刚是大太阳,现在却天暗如夜了!”

    柳擎宇只点点头,与洪三金借着灯光看着地图上的关山水库和上游景林水库的位置,他心中充满了焦虑。柳擎宇非常清楚,一旦大雨要是真如陈天杰所言,连下几天几夜的话,就算是再好的水库也很难能够坚持住。

    还要等待县里的指示吗?

    他再次给县委书记夏正德与县长薛文龙打手机,可是夏正德的手机依旧打不通,县长薛文龙的手机倒是通了,人家不接电话,直接按掉。

    薛文龙正在生气呢,石振强刚刚与他通过电话,告诉他柳擎宇如何嚣张,又打了自己的嫡系人马派出所所长一巴掌,自己还不敢还击!

    县上已经根本不可能有啥指示。

    等着镇委书记石振强来组织会议吗?更是不可能的!对方根本就不鸟自己,而且昨天与今天已经两次交锋,石振强在想办法yin掉自己呢!

    危机就在眼前,已经不能再等了!

    百姓的利益大于天!

    不能等,不能靠!

    必须要尽快动员群众转移重要财产并加固水库大坝,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确保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好,你在办公室等我命令,我去找胡光远!”柳擎宇反而平静下来。

    他刚刚喝了一口水,就已经听见有雷声开始轰隆隆的响彻大地,一道道赤练蛇般的闪电不时照亮yin沉的天空。

    洪三金有点不明白:“柳镇长,你才来镇上就打败胡光远两次,他会帮我们吗?”他真是一个聪明人,这一个“我们”就完全将自己绑在了柳擎宇的船上,柳擎宇听得十分舒服。

    “我是镇长,他是副镇长,就得听我的!”柳擎宇霸道的回了一句。

    他快步走到两个角落外常务副镇长办公室,石小军一见柳擎宇过来,忙起身要去报告胡光远时,柳擎宇微微摇手,敲门直接进去胡光远的办公室。

    胡光远坐在办公室内心有余悸,正擦干额头上的汗水,一见柳擎宇过来,忙问道:“柳镇长,有啥事呢?不能电话聊?或者找洪三金过来找我?”

    柳擎宇不再客套,脸色严峻的说道:“胡镇长,我刚才认真研究过关山镇和关山水库的情况,也查了往常年份关山镇的情况。关山镇地处低洼地带,往常年遇到暴雨或者是大雨天气,整个镇子管辖的所有村子都路况堪忧,就连拖拉机也不容易出入。而水库刚巧建在了关山镇的上方,容量是500万立方米,介于中型水库和小一型水库之间,一旦暴雨下个不停,水库水位上涨,如果漫过堤坝,关山镇倾刻间就被大水给淹没。如果水库出现管涌或者无法承担水压导致溃坝,大水涌进关山镇,后果不堪设想啊。”

    胡光远听柳擎宇这样说,他总算放下心来,柳擎宇不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反而是来求助自己的!

    他心中浮现一种优越快感,但脸上却露出一丝歉意之色说道:“柳镇长啊,真是不好意思啊,你来的晚了一些,石书记已经通知我过一会陪同他到其他的兄弟乡镇进行调研,我还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要不你再找找别人。”

    听胡光远这样说,柳擎宇也没有办法,只能转身离开,然而,柳擎宇前脚刚刚离开,胡光远便飞快的编辑好了一个短信群发了出去。

    等柳擎宇去找其他的镇党委委员之时,王学文与石景州等领导不是没有在办公室就是已经有了工作安排,刘建营与孟欢也不在,柳擎宇只好上楼,石振强果然不在办公室内。

    他无奈,只有去找镇委副书记秦睿婕。

    秦睿婕微笑着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来,陪着柳擎宇一起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在关山镇上,如果柳擎宇有最熟悉的人,也只有眼前的秦睿婕,秦睿婕照顾自己过一天,昨天还一起吃烧烤。

    秦睿婕今天更加穿着职业装,更加有气质!

    柳擎宇一边思索问题,一边再次仔细看秦睿婕,她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前凸后翘,“波”澜壮阔,一身红色的职业套装被她的胸部高高的顶了起来。一身职业装和故意做出来的盘头发型将她衬托得十分成熟,现在坐在对面沙发上,她的那双修长笔直没有一丝瑕疵的美腿,美得有些惊心动魄。

    柳擎宇的前生楚若杰一大半时间在国外进行间谍刺杀行动,早见过世界各地各式各样的美女美腿,但是像眼前这双美腿如此让人震撼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就凭秦睿婕的这双美腿和身材,做模特绝对绰绰有余。

    秦睿婕心中也波涛起伏,柳擎宇才来镇上三四天,就已经名震关山镇,她见过太多的官二代,富二代,红三代,相亲的人大多是这些人,但这些人的气质简直无法与柳擎宇相比,柳擎宇的气质就三个字:男子汉!

    她心中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一见柳擎宇有点失态,不由忙轻声问道:“柳镇长,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柳擎宇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想多了,马上收回心思,脸上露出凝重之色说道:“秦书记,我是过来找你商量一下我们关山镇本月的防汛工作的。”

    秦睿婕微微一愣,公事公办,随即问道:“你和石书记没有谈过吗?”

    柳擎宇叹息一声,没有丝毫保留的把自己和石振强、胡光远等人谈话的大致情况跟秦睿婕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隐瞒,同时还直接将与县委书记夏正德与县长薛文龙的通话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秦睿婕听完之后,立刻柳眉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中。

    秦睿婕虽然仅有25岁,但是却也已经在官场中混了4年多了,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她心里也正在快速全面的运转着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