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放开那女孩

龙有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

    请记住我们网址..

    其中一个歹徒,见有人多管闲事,向他吼道,“小子,滚开,别多管闲事。”

    “该滚开是你们,我再说一遍,放开那女孩。”杨云飞叫道。

    那柔道高手走了过来,见杨云飞双脚抖,“你小子活得耐烦了,凭你也想申张正义,滚远,否则老子连你一起。”说着,此人杨起沙锅那么大拳头。

    杨云飞马上软了下来,刚刚摆起跆拳道架式,一下子变成了拱手,他陪起了笑脸,“位大哥,小弟哪敢申张正义?只是因为那女孩是我女朋友,还请位高抬贵手,小弟必当重谢。”

    子大笑,柔道高手说,“嘿,你女朋友长得赖,让哥仨玩玩,你一边玩去,哥哥们动作快,一会。”

    雨寒愣了一下,这家伙到这时还占我便宜,可惜他没这个能耐,要是有这个能耐,那我也认了,她着他,绝望到顶。

    杨云飞苦笑着,“这哪行?说了,是我女朋友,怎么可以给你们玩?”又拱起手说,“位大哥,小弟求你们了,放了她。”

    按着雨寒其中一人喊到,“老,别跟他废话了,我这小子拖延时间,一拳晕他得了,别浪费时间,咱得速速解决这个小妞,过把瘾。”

    老回道,“。”说着,一拳向杨云飞来。

    杨云飞灵巧地一闪。

    老冷笑了一下,“嘿,小子,有两下小子啊!”

    雨寒见他身法灵俐,又重扬起了希望,但是她又要绝望。

    杨云飞一声断喝,突然,用上了刚学跆拳道里侧踢朝老脸上踢来。

    谁知,老躲闪,一把抓住了他脚踝,轻松地化去了他这一脚。

    雨寒,得了,这会真没希望了,她闭上了眼睛。

    “老,还愣着干嘛,快废了他,哥们要办事了。”那人又叫道。

    “嘞。”老应着,一手提杨云飞脚,另一手变成拳了他肚子上。

    “哎呀”杨云飞生生吃了一拳,差吐黄水了,接着一巴掌把杨云飞翻地。

    “嘿,没晕?”老现杨云飞挨了他一计,竟又从地上爬了起来,“你小子真是蠢,晕过去用再受罪了嘛。”

    他走了过去,挥起一拳朝杨云飞头上来。

    雨寒听见了杨云飞叫声和倒地声,意料当中,连她都是那老对手,何况他杨云飞,但是这会她倒有欣赏,明知敌,却毫退却,怎么说也是条汉子,可是他太怂了,太没用了,天哪!雨寒心里多么希望她白马王子大侠,踏着七彩云从天而降来搭救她,可是那是―――神话,此刻,她再无逃脱希望。

    杨云飞躲过了那一拳,他后退,“你别过来——,你别逼我——”

    他竟然语无伦次了,老嘿嘿笑着,突然上前一把抓着他领子,另一手捏成一沙锅般拳头,所有力量汇聚于这个拳头,朝他头上去,这回要把他晕——

    但是奇迹偏偏生了。

    只听,咯咯声音,接着老痛翻地上。

    另两吃惊已,一起喊到“老,你怎么了?”

    老已痛得嗷嗷叫,哪能说话?

    雨寒也猛得睁开了眼,老已侧躺地上,抱着一只胳膊,痛得嗷嗷叫,似乎断了一只手,而弱势杨云飞却象一事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两见老有事,放下雨寒,一起朝杨云飞冲来。

    杨云飞似乎变了一个人,他一也害,他身子灵巧地闪着,接着咯咯响起,一又倒地,后那个,勃然大怒,挥起一拳朝他面门来。

    杨云飞突然抓住他手腕,另一手盘旋而至他肘关节,“咯咯”一声又响,那个人也痛得大叫,接着,杨云飞一推,那人又倒地了。

    条大汉,竟这样各自地上嗷嗷叫,杨云飞朝他们裆部一人各踹了一脚,人无痛得死去活来,他潇洒地拍了拍手,“早叫你们要逼我,现翻船了吧?学什么?学鬼子柔道,老子克是柔道。”

    雨寒震惊已,她得呆了,两只眼睛本来大,这会大了。

    杨云飞把她轻轻地扶了起来,呀——,她有一只n子跑出来,又坚挺又饱满,象座小山峰,微弱灯光下,显得娇嫩诱人,杨云飞得都快流口水。

    雨寒回过神来,只见他眼睛盯着她胸部,她也低头一,呀,暴露了。

    她叫了声,“色狼”,接着挥起一巴掌又了他右脸上,同时赶紧拢起了她衣服。

    杨云飞也回过神来,“为什么又我右脸?”,因为老,也了他右脸上,现他脸红肿肿,肿得老高。

    他捂着脸,叫痛“哎呀。”

    雨寒整理,有些破衣服,“你刚刚是怎么做到?”

    杨云飞捂着脸说

    ,“这是重,重是我受伤了。”

    “活该,还愣着干嘛?还快走,等他们起来麻烦了。”说着,雨寒要走了。

    杨云飞却拉住了她,“用了,该逃跑是他们,可惜他们暂时跑了。”

    “为什么?”雨寒很惊讶。

    “你没到,他们都痛得地上滚吗?”

    雨寒了,“是啊!我们真用怕他们?”,她还有些信。

    “没错,现你可以尽情地向他们报仇雪恨,我报警。”

    “我们走是了,为什么要报警?”雨寒还是有些害怕,刚刚那一幕,她真地受了惊吓。

    杨云飞则说,“这你懂了吧!这个人可能是近闻上播连环.案案犯,我一个朋友,也许是受他们祸害,怎么能让他们继续逍遥法外?他们应该受到法律制裁。”,他指是丽丽,丽丽是被个人.,兴许是这个人,当时他为丽丽感到心痛,如今他遇到了这种人,岂能放过?

    “你说对,那我可以他们?”

    杨云飞头,“当然。”

    “可是我怕。”雨寒着他们个还有后怕,她躲到了杨云飞身后,瑟瑟地

    “有我,你怕什么?手都被我断了,还牛个屁啊?他们现只有挨份。”杨云飞屑地说。

    雨寒低声说,“你用是什么功夫,你象变了一个人。”

    杨云飞把她推了过去,“快去泄愤,我要电话了,呆会警察来了,你没机会了。”

    雨寒还瑟地说,“可是我还是怕。”

    “你想想,他们是如何对你,你把他们惨一,我们顶多也只是正当防卫,别死是,死了,我可负责。”

    雨寒脑子中,对这个畜牲所作所为过了一遍,他们用那脏手摸她,扯她衣服,还她,她受到了威胁、轻薄、奇耻大辱,果然愤怒赶走了恐惧,了疯似,冲了过去,照着他们身上一阵乱踢。

    虽然她跆拳道没练到家,但跆拳道脚力是出了名历害,即使雨寒那火候也比常人要踢得伤害性大,人被她踢得满身是伤,排除有内伤可能。

    杨云飞一边电话,一边得毛骨悚然,雨寒太——暴力了。

    没多久,警察来了,检查了他们伤势,都很吃惊,其中一个对着杨云飞说,“他们是被你?”

    杨云飞赶紧说,“我们是正当防卫,是他们正试图强奸这位娘,我迫得已将他们伤,为了让他们再祸害其他人,所以我们报警了。”

    那民警拍了拍他肩膀,“小伙子做错,你用紧张,这娘衣服一切清楚了,而且警是你报,我们相信你们是正当防卫,如今社会需要你这样见义勇为人。”

    “是吗?”杨云飞高兴了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受到人民警察夸奖。”

    民警都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英姿飒爽女警走了过来,“你是怎么做到?他们肘关节脱臼了。”

    “哦——”杨云飞心道,难道我练过少林擒拿手也要跟你说吗?“我使劲地往反方向扳。”

    女警笑着说,“你挺能。”

    杨云飞高兴了,“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受到女性人民警察夸奖。”

    警察们笑得大声,那女警又夸他,“你真逗”,接着,捂着嘴笑,姿态迷人。

    只有雨寒笑起来,刚刚经历了那一幕,她哪还能笑得起来?

    当然还有那个歹徒,被警方控制,还叫痛,是笑出来。

    有一人痛苦地说,“小子,你小心,我记住你了,你等着你瞧。”

    杨云飞马上说,“警察同志们,你,他恐吓我,我可可以告他恐吓?”

    女警笑着说,“你还怕什么?他们再对你利,你是又把他们胳膊卸了,他们还敢敢?”

    听她这么一说,杨云飞高兴了起来,是啊!我有少林擒拿手我怕什么?于是他对着那人凶了起来,做了一个断手动作,那人果然怕了,敢他。

    女警又问,“你可以把他们手给接回来吗?”

    杨云飞傻眼了,他摇了摇头,“我只会拆,会接。”

    这话又引得民警们大笑。

    警察把人带走了,邵雨寒和杨云飞也跟着去做了笔录。

    两人了迪回到跆拳馆楼下,开自己车。

    两人下了出租车,雨寒塞给他一百块钱,“这钱给你买药。”

    杨云飞死活要,“我有钱,你必客气。”

    雨寒只把那一百块收起,她低着头轻声说,“谢谢你,救了我。”

    杨云飞摇了摇头,“这是我想听到。”

    雨寒吃了一惊,抬起头来,“那你想听到什么?”

    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爽快阅读体验![偷爱龙有悔]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