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你真贱

龙有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

    请记住我们网址..

    杨云飞笑着说,“我想听你说,你接受我爱了。swisen.”

    “去你。”雨寒一拳他肚子上。

    “啊——”杨云飞叫痛,表情很痛苦,因为他肚子上挨了老一拳。

    雨寒也有些过意去,“意思啊!我忘了你肚子上有伤,你没事吧?”

    杨云飞眼睛里却出喜悦,“你开始关心我了吗?”

    邵雨寒斥道,“去死吧你”说着,她开自己车门,进了车。

    杨云飞回过头来,“喂,我为你受了这么重伤,你怎么还骂我?哎哟。”

    说着,杨云飞倒了地上。

    邵雨寒吃了一惊,“喂——,你怎么了?”

    她慌慌张张地跳下车来,手臂搂着他头,枕她大腿上,“你这是怎么了?”

    杨云飞躺她怀里,闻着她身上清香,感受着他柔软大腿,很是享受,但脸上表情却很痛苦,“哎呀,我现是肚子痛,心也痛。”

    “少来,这种时候还贪嘴?要要送你去医院?”

    杨云飞一想,去医院露馅了,其实他是装,于是他说,“哎哟,我受是内伤,估计医院也查出吧!”

    “这么严重?”

    杨云飞头,“嗯。”

    “我摸摸。”说着,她拉起杨云飞上衣,小手摸了他肚皮上,轻轻地摸着。

    她小手柔柔,暖暖,真是舒服,杨云飞“呜”了一下。

    这一呜坏事了,这让邵雨寒出了破绽,他这哪是痛,他还享受,这家伙占她便宜,于是手突然往他肚皮上一拍,接着,又将他身体扔了地上。

    “哎哟,师姐,你有病啊!我受这么重伤,你又拍又扔,想让我死啊?”

    邵雨寒站了起来,“哼,你装吧!别忘了,我既是学医,又是学武,刚刚你那德性,还想骗我,我这样对你已经很客气了,下次再占我便宜,我饶你。”

    说着,她钻进了汽车。

    杨云飞戏被她给识破了,也唱下去了,于是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灰尘。

    邵雨寒动了汽车。

    杨云飞凑到了她车窗上,“喂,师姐,你这么走了,说什么也得请我吃顿饭啊!”

    “行啊!我给你一百块,你自己吃去。”说着,她从身上摸着。

    杨云飞知道她是摸钱,这怎么行,冒这么大风险才值一百块吗?说什么也要她记住这个人情,他忙说,“得,我要你钱,我只是想让你陪我吃顿饭而已,是钱问题,要然我请你啊!”

    邵雨寒这才停了手,眼着前面,她还是那么冷冷,“太晚了,下次吧!”

    杨云飞知道,这下次可是遥遥无期了,他有些失望,没想到花这么大劲,冒这么大风险还是没有换来与她亲近,样子邵雨寒这块寒冰没有那么容易被融化。

    电视上,那种英雄救美,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这事没有落他身上。

    他禁叹起了气。

    雨寒车窗拉起,又落了下来,动机轰隆隆轻微响着。

    杨云飞再度见她美丽脸,高兴了起来,“怎么改变主意了?”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杨云飞高兴地说,“

    问吧!你想知道我都告诉你,你想知道我偏要告诉你。”

    邵雨寒突然冒出一句,“你——真贱!”

    杨云飞吃了一惊,“这是你想问问题?”

    “是,我想问你,你有这一手,为什么早用,还让人成那样,难道你想故意深藏露吗?”

    “哪里啊!我那招能随便用,一出手对方要断手断脚,你都到了,我怎么能一开始用?我提醒过他们,叫他们要逼我,他们听,再加上,如果我用这招,你危险了,所以我是迫得已才用,你,明白?”

    雨寒了,“嗯,有些懂了。”

    她终于把头转了过来,“你用是什么功夫?”

    “哈哈,瞒你说,我用是少林擒拿手。”

    “呵呵,”雨寒兴奋了起来,脸终于转过来,对着他,“我可是长见识了。”

    “当然了,人们都以为外来跆拳道、柔道历害,其实少林武术才是他们祖宗,只要学到了精髓,什么跆拳、柔道都是对手。”

    “哦——”雨寒似乎懂了,但又马上秀眉轻蹙,“可是,你有这么历害武功,为什么要学跆拳道?你光这一手,我相信咱们教练都是你对手。”

    “这个问题——”杨云飞沉默了一下,要要告诉她呢?他笑着说,“你猜”

    “你想多学一门武术?”

    杨云飞摇了摇头,“非也”

    “那是什么原因?”雨寒有些奇。

    杨云飞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先要告诉她,“这个暂时能告诉你,以后吧!以后肯定告诉你。”

    “为什么?”雨寒解,杨云飞已经调起了雨寒童鞋求知欲。

    杨云飞神秘地笑着,“这是个秘密。”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

    “嘿嘿,到你成为我女朋友时候,我再告诉你了。”

    “切——,凭你?”雨寒鄙夷地着他。

    “对呀,我有这份自信。”杨云飞挺起了腰杆。

    雨寒斥了他两个字,“毛病。”

    杨云飞却嘻皮笑脸地,“你咋知道呢?我是有毛病,相思病,你懂。”

    雨寒一时失语,一会,她才说,“我送你一个字。”

    “啊!千万别说爱,我怕我一下子还接受了,过,你实是出于真心,那我肯定会接受,拼了一切也接受。”杨云飞笑得很——淫荡。

    雨寒难得嫣然一笑,“我要送你是,”接着笑容敛了,换上了凶样,“你又贱又白痴还死要脸,笑你个大头鬼。”

    杨云飞扳着手指重复了一遍,“你又贱又白痴还死要脸,笑你个大头鬼——,只一个字啊!”

    雨寒扔下一句话,“白痴,这还用得着算?”便开动汽车走了。

    杨云飞着她爱唯欧离去,心想,她说没错,他确实挺贱,被骂得这么狠,他居然一也生气,他嘿嘿地笑了起来,人性本贱嘛,木事。

    他扬起了脖子,手放嘴边,做成喇叭,朝着她汽车大声喊,“邵雨寒——,我爱ghk你——,我爱死你了——”

    雨寒还开着窗,所以她听见了,还听得挺清楚,她居然开心地笑了,一边笑一边还骂,“真是又贱又白痴,以后得给他改名,叫杨贱飞。”

    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爽快阅读体验![偷爱龙有悔]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