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伸向雨寒的魔爪

龙有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

    请记住我们网址..

    她走了出来,眼前景象让她大吃一惊。无弹窗

    果然有外人,一共来了四人,其中一人长胡子正与教练了一起,招式,那人用也是跆拳道,这是怎么回事?

    邵雨寒懂,身子移了过去,轻声问杨云飞,“这是怎么回事?”

    杨云飞转过脸着她,雨寒一碰到他眼神,想到他刚刚摸了她胸,一下子又脸红了。

    “哦,有人来踢馆了。”杨云飞轻声说。

    邵雨寒吃了一惊,“什么?武侠小说里才有事怎么现实中也有?”

    杨云飞说,“傻瓜,让我来给你解释一下,现是市场经济,武馆也存着竞争,有些人生意,想用踢馆方式把人家赶走。”

    “为什么报警?“

    “报警?人家是来比武,挑战,报警有什么用?警察来了多训几句走了,再说了,都算是武林中人,想拳下比个高低,我教练想报警。”

    “哦”雨寒头。

    教练与那子得解难分,场面很激烈,慢慢,教练占了上风,将那子踢倒地。

    其它人一拥而上。

    对一,教训累得气喘吁吁,应接暇,很快落了下风。

    学员们都下去了,但是人家彪形体状,没人敢动。

    雨寒扯了扯杨云飞衣袖,“你是很能吗?还帮忙。”

    杨云飞了一眼,“你知道,我出手则手,一出手要断手断脚了,到时候医药费都赔死我了,我还是算了,他们会收手。”

    邵雨寒斥道,“你怎么这样?见死救啊!”

    杨云飞满脸窘态,“是我肯出手,是我能出手”

    “你——,没想到你是个懦夫。”邵雨寒用上了激将法。

    但这激将法对杨云飞没用,他知道他并是懦夫,于是笑着,“没错,我是懦夫。”

    邵雨寒气得干瞪眼,拿他没办法。

    教练越来越吃力了,快招架住了。..

    邵雨寒下去了,她站了出来,“喂,住手,个人一个人算什么本事?还快住手。”

    那长胡子已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她说,“喂,小娘,关你事,你们也到了,你们教练这么功夫,你们还如到对面我们道馆学,肯定比这里学强。”

    杨云飞果然没猜错,他们是来抢生意。

    邵雨寒一声大笑,“哈哈,你们要是有能耐,用一了,以多欺少啊!”

    长胡气得直瞪眼,“啊,来你是想来找茬。”说着,他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邵雨寒对着那几个同学大喊,“你们怂了吗?着这人欺负一个女孩子吗?”

    这话激起了个生,他们走了也来,挡了雨寒面前,一个说,“想欺负师妹,得过了我们这关。”

    雨寒很高兴,有人为她出头,于是她对杨云飞露出了鄙夷,“瞧,你是懦夫,你以为人人都象你一样啊?缩头乌龟,哼!”

    这话还是让杨云飞有些生气,“切,我才是。”

    雨寒瞪着他,“你是。”刚对他有感,但现这感又没了,因为她骨子里瞧起缩头乌龟。

    但雨寒马上明白,光有勇气是没用,关键时刻还得有本事。

    挡她面前位师兄,被那长胡下五除二倒了,一个人趴了地上,另一个抱着腿仰了地上痛地嗷嗷叫,那样子肯定小腿前骨被踢了,那种痛大家都明白,那是钻心地痛,还有一个,地上滚,也是嗷嗷叫,知伤了哪里。

    雨寒傻眼了,位师兄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倒了,自己顶事了。

    “哈哈,小娘该你了。”说着那长胡向她逼来。

    雨寒腿都抖,连连往后退,刚刚勇气和胆色一下子知所踪,因为连位师兄都过,自己哪是对手,她一边退,一边喊,“同学们快来救我。”

    同学们见那个同学被得那么惨,哪还有人敢上来。

    长胡对着她坏笑,“你长这么靓,只要你叫一声,哥哥,亲哥哥,到我们那边去学,这事算了。”

    他说着步步进逼,雨寒连连后退,这个要求那么过份,她哪里肯答应。

    退到墙根

    了,长胡坏笑着,“哈哈,你往哪逃?”

    教练叫道,“别动我学生。”

    长胡理也没理他,因为他自己都自身难。

    教练自己女学生受辱,非常难过,一边招架一边叫道,“你们真卑鄙,他们都没有学多久,要是我那些学成学生这,你们都是对手。”

    长胡仍然没有理他,他伸出魔爪来,想摸雨寒下巴。

    这时一只有力大手抓住了他手。

    雨寒一,原来是杨云飞,“你终于肯出手了”,说着,她躲到了杨云飞背后。

    长胡轻蔑地笑着,“呵,哪来小子?”往他腰间一,他大笑而起,“哈哈哈,白带?也敢挡老子道,你是是活腻了?”

    杨云飞谦卑地说,“这位大哥,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世界是有国法,到时候报警伤和气了,你们现已经伤人了,超过了比武界限了,我们可以报警,大哥收手吧!大家都容易,”

    “报警?公局长是我叔,你们报,尽管报。”长胡狞笑着。

    杨云飞明白了,为什么他们敢这么光明正大地这闹事,原来是有后台。

    杨云飞马上松开他手,“这位大哥,你这么牛,那请高抬贵手,放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吧!”

    杨云飞笑着哀求。

    可是他脸马上被“啪”地一下给抽了,“想死,给老子让开,老子要跟这妹仔玩玩。”

    杨云飞擦了一下嘴角血,樱红樱红,同学们都为杨云飞和邵雨寒捏了一把汗。

    雨寒见他流血了,心一紧,小手抓紧了他腰,“你怎么还手?”

    “这次没把握,这个人很历害。”杨云飞轻声往后嘀咕。

    “哦,那我们快逃。”雨寒拉着他衣服往边上走,想,到这种时候,雨寒没有一个人逃,而是拉着他想一起跑,杨云飞心里一暖,脚步悄悄跟着雨寒。

    “想?”那长胡笑着,跨上一步,挡住了他们逃路。

    雨寒再度躲了杨云飞后面。

    “小子,让开”长胡吼道。

    有两个同学,想去换衣间拿手机报警听说,那人是公局长亲戚又都敢动了,大家都那里着,形势越来越紧急了。

    教练那边,也越来越顶住了,他满头大汗,那个人围着他象玩猴子一样玩他,一经意会遭到他们偷袭,教训身上没少挨拳和踢。

    他还没从来没有遇到这样事,他从所未有害怕,这害怕单是来自.上伤害,还有他道馆能能继续这里开下去也是个问题,很明显他们是要他要这里混,他事业受到了威胁,而这些人居然又有后台。

    教练感到前所未有无助。

    长胡吼道,“小子,快让开,否则老子对你客气。”

    杨云飞直起了腰杆,他双手往后抱着雨寒,雨寒身子已抖,她脆弱和害怕让杨云飞有了护她.,“让,这个时候如果我让开,那我还是人吗?实话跟你说了吧!她是我女朋友,死都让。”

    这话让雨寒,有些小感动,他现完全是一个怂包了,他说他死都让,有人味,知为什么,雨寒突然又怕了,现她有全感,她脸轻轻地由自主地贴了他背上,他说自己是他女朋友,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奇怪是这次她一都生气,反而心头有种暖甜感觉。

    但是现实是残酷,长胡头说,“啊!有种”

    说着,他突然一拳朝他头上来,杨云飞悴及防,脸颊被重击,差牙都被掉,脑子懵地一下,被他倒地。

    他屁股狠狠地摔了地上。

    雨寒大骇,“杨云飞,你没事吧?”

    杨云飞有些懵了,坐地上,还没回过神来。

    此种危急境地,雨寒也豁出去了,她突地甩起一掌,朝那人脸上扇来,可是被长胡给拿住了手腕,接着她另一手作拳要他头,也被他另一手给拿住了。

    长胡抓住了她两手,举起压墙上,身体也把她身体压了墙上,把她胸前两只小白兔都给压扁了。

    他坏笑着,长有长胡那恶心尖嘴,向她小嘴亲来,雨寒尖叫一声,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待续!

    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爽快阅读体验![偷爱龙有悔]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