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医院里的暧昧

龙有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

    请记住我们网址..

    梦琪娇羞地着他“你爱我吗?”

    杨云飞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若说爱,他心都死了,他还能爱上谁?他沉默了一会,舀了一口粥喂她。

    她一口含住了调羹放,怔怔地着他。

    杨云飞想把调羹收回来,但是收回,调羹被她死死咬住,他知道她等他一个答案,于是他笑了笑,“要说爱,爱太沉重了,说实话,我喜欢你,从网上聊时候喜欢你了。”

    梦琪放开了调羹,咽下这口粥,“是啊!爱太沉重,喜欢行了,我再问你。”

    “你说。”

    “如果我离婚,你会娶我吗?”梦琪认真地着他。

    杨云飞再次怔了一下,从她眼神里可以出,她说是真心话,他心知他并爱她,怎么能娶她?再加上为了一个颗树放弃一片森林也是他作风,他笑了一下,“你别开玩笑了,我还想那么早结婚呢。”

    梦琪心里寒了一下,他果然想娶她,但很快她也笑了起来,“是,我是开玩笑,你要往心里去。”她笑得很假。

    “当然会。”杨云飞依然笑着。

    喂完饭,杨云飞收拾碗筷、抹桌子,象一个家庭主,梦琪着他背影,心里想,要是真成了她老公该多?他细心体贴,只可惜人家愿意,想到这,她禁哀声叹息,自叹没有晚出生几年,这年龄上差别似乎成了一道鸿沟,让她争取幸福底气都少了很多,人生大遗憾莫过于此,梦琪禁伤感了起来,连声叹气。

    杨云飞听见她叹气声音,关切地说“你怎么了?干嘛叹气。”

    梦琪浅笑着,摇摇头,“没事”

    “哦,你要是有哪里舒服跟我说。”

    听到他这样说,她还真有舒服,都四天没洗澡了,浑身难受,下面那地方还有些骚痒,再洗洗,妇科病要出来了,于是她红着脸说“她想洗个澡。”

    “那可行,你伤未愈能洗。”

    “可是……可是……,我痒”梦琪满面通红。

    杨云飞想想也是,虽然快入冬了,但这几天那么大太阳,还是有些热,再说她一天坐床上,盖着被子,确实会出汗什么,“嗯,那我帮你擦擦吧!”

    “嗯”梦琪头,也只能这样了,可是一想到,他给擦身子,真是又羞又期待,所幸这间病房只有她一个病人。

    杨云飞去洗了毛巾,端了盆热过来,再关上门,上上险,但门上有一个小窗户,所以还得把床边帘子拉上。

    他把帘子拉上,现全了,这帘子可真,天花板上轨道,正可以围得象个小房间,别说给她擦洗了,算这里办事都没有问题,杨云飞开始想入非非,他坏笑着着她,她被得满面通红,羞赧着“你这样着我干嘛?”

    “嘿嘿,我想,我还从来没试过医院跟人爱爱,那一定很刺激。”

    “你……说什么呢?”她嘴上说着,心里也想入非非啊!其实她也没试过,想着觉得刺激。..

    但杨云飞摇了摇头说“我开玩笑,你还有伤,能做。”

    梦琪哦了一下,他偏这么说,她偏想了,些天没做那种事了,她确实想了,体内有种莫名其妙冲动和期待。

    杨云飞掀开她被子,露出她穿着病人衣但依然性感窈窕身体,她胸部真是大,没有带罩,也把衣服高耸地象两座小山,他轻声问“冷冷?”

    “没事,我开了空调。“

    “怪得这么暖和”说着,杨云飞也把自己外套脱下来,放她床上。

    杨云飞开始解开她衣扣,一个一个从小到上,梦琪呼吸也随着加快,胸前如波涛般起伏定,渐渐地露出她洁白丰盈肌肤,直至露出她两座浑圆充胀大.,直挺挺地立那,两小樱头还耷拉着脑袋,象粉红花蕊,杨云飞甚至想变成一只蜜峰,那花蕊上辛勤地采蜜。

    梦琪半裸着面对着他,脸色赤红,波涛汹涌地加地历害,嘴里也娇喘着,眼睛变得迷离,杨云飞着她诱人上半身,咽了一口口水,便拧干了毛巾,先从她手上擦起,他轻轻地擦着,梦琪那双似水眼睛柔情似水地着他脸。

    杨云飞细心地擦着,当擦到她胸部时,梦琪竟出了勾魂呻吟声,美妙而动听,如莺鸟啼鸣,她小手抓住了他另一只手,紧紧,似乎很紧张。

    擦完了她上身,又退下了她裤子,修长光洁细腻.灯光反射着光芒,美极了,两腿间一撮小森林,极具魅惑。

    杨云飞拧了一遍毛巾,“来,张开双腿。”

    梦琪迟疑了片刻,还是开了双腿,她脸烫得历害。

    杨云飞了一眼,纳闷,怎么我还没开始洗,那里湿了?他居然说了出来,“呵呵,你有自来水啊!那倒省事了。”

    梦琪羞煞,双手把脸盖住,嘴上却斥道“你说什么呢?你真坏。”一边斥,一边又忍住笑。

    杨云飞笑着,给她细细地擦着,这还是他第一次给女人擦澡,没想到是医院,真是太狗血了,他再次把毛巾湿,将她湿处擦洗了几遍,再也闻到那种腥臊味了,再把她大腿擦洗干净,梦琪顿时全身舒爽了起来。

    杨云飞笑着问“了吗?”

    梦琪撇了一眼那水,有脏,她似乎从来没这么脏过,她意思地说“你换盆水,再稍微擦一遍吧!”

    “”杨云飞给她盖上被子,端着盆出去了,一会,端来一盆清澈热水来,给她重擦洗了一遍,梦琪很满意,“嗯,现干净了,谢谢你,飞。”

    “客气,”杨云飞收拾了一下,给她盖上被子,正要去倒水。

    梦琪却一手接住了他。

    杨云飞转身来,对着她笑,“我去倒水。”

    “等会再倒,你上来。”

    “啊?”杨云飞吃了一惊。

    梦琪身体挪了开去,给他挪出了位置,“你躺这陪陪我吧!”

    “哦,。”杨云飞把盆放地上,脱下鞋,合衣躺了她身边,两人侧着身子,相互着对方笑,甜蜜蜜,接着从被子里钻出一双柔软光洁,摸着他脸,接着温热小嘴凑过去轻轻地吻着,气氛渐渐浓了起来……

    外面有些嘈杂,但却正掩盖了,病房里声音,梦琪微微呻吟着,病床微微地抖动着。

    杨云飞提上裤子,有些自责“这应该啊!你还有伤身呢。”

    梦琪对着他微微地笑着,脸上潮红得象朵玫瑰,“没事,你那么温柔,我除了舒服之外,并没有什么哪里疼痛。”

    “哦,那还。”杨云飞听她这么说,宽下心来,事情是这样,他和她也是亲吻,谁知亲着亲着,亲出了意思,于是他脱下了裤子,想跟她那个,梦琪没有任何反对,反而为他提供了方便,于是这里他们进行了一场.亲密交流。

    杨云飞给她换上了内裤,接着拿起她穿脏内裤,“我去给你洗了。”

    梦琪忙说,“要,你一个人为我洗内裤,太,让人家到,可羞死了。”

    杨云飞却以为然,“这里人都把我们当夫妻,老公给老婆洗内衣,是很正常事吗?”

    这话说得梦琪心里甜甜,“嗯,你说是,那你去吧!谢谢你,飞。”

    “嘿嘿,你跟我说谢,是是太见外了?”

    梦琪笑了,“,以后,我也跟你客气了,你是我老公,老公,那你去洗吧!早回来。”

    杨云飞笑着“,老婆”说着,他她脸上亲了一口,给她盖被子,把帘收掉,端着盆出去了。

    临走前,他把她内裤放自己鼻子下闻了一下,鼻子皱了一下,“嗯,腥。”

    “你……还闻?”梦琪羞煞。

    杨云飞笑着说“过,还挺香。”他还多闻了几下。

    梦琪忍住笑着骂,“你真是个坏小子。”

    梦琪兴奋地着他背影离去,他那声“老婆”,把她心儿都叫酥,真希望能成为他真正妻子。

    杨云飞轻轻合上门,端着盆来到水洗室,那里有个“n”形水槽,有很多水龙头,已经有几个人里面洗了,杨云飞找了一个位置,准备洗她内裤,只见那底端还有白白东西都结块了,杨云飞摇摇头,也嫌乎,用水湿,然后擦了肥皂,开始洗了。

    这时有个人来到他旁边,主动跟他了招呼,“哟,给老婆洗内裤啊!真是个老公。”

    杨云飞转头往身边去“咦,是你。”

    此人可是那天女厕那大白屁股主人,都被他给了屁股,还这么坦然,杨云飞有服她了,“你,你也洗衣服啊!”

    “是,你对你老婆真。”

    杨云飞笑道“那必须,女人是用来疼。”

    那女木了一下,“是吗?”

    “当然了,你老公也很疼你吗?”

    “这……,还”她沮丧地说。

    杨云飞她说得这么支吾,他敢断定此女老公对她肯定,要然这这话时候,她会支吾,会沮丧,他甚至从她眼睛里读到了哀怨。

    杨云飞乐了,来他后宫规模又得扩建,是知道此女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医院,她难道有病?妇科病?又或是性病?

    想到这,杨云飞又乐观起来了。

    他低头继续认真地洗着衣服。

    没多久,他洗了,“我洗了,你慢洗。”

    那女对他笑了一下,“了?”

    “嗯,我叫杨云飞,36床,有空陪我老婆聊聊天,她一个人住一间房挺闷。”杨云飞这么说,是想跟她多接触接触,加深了解,因为这女,越越有味道。

    “啊!”那女脸上,绽现了笑脸,“我叫李红,有时间会去。”

    “,李姐,我走了,再见。”

    “再见。”

    杨云飞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她一眼,正巧她也回过头来,眼光与他眼光撞了一起,她脸上一红,笑了一下,便回过头去。

    杨云飞心道,这小娘们有意思啊!

    回到病房,梦琪已然睡着,杨云飞坐梦琪病床前椅子上,一想到那个给他车放气,到他家剪光贼人,他非常生气,他一定要逮住他,狠狠地抽一顿,再叫他赔偿所有损失,可是如何逮住他是个问题,于是他想到热心吴雪群。

    若是报警,象这种戳轮胎,家中财物遭损坏、盗窃之类小案子,恐怕他们只是应付一下,人家才懒得管你这种小案,过杨云飞中了吴雪群热心,用她话讲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果然,吴雪群接到他电话后,一口答应了,帮他破案,杨云飞躲厕所将所遇情况详细说了一遍,她叫他停车场等她。

    杨云飞去了停车场,没多久,吴雪群骑了个摩托警车来了,但换成了便服,那身让杨云飞魂牵梦萦黑色皮衣装扮,把她身材衬托地玲珑有致、性感窈窕。

    吴雪群问他哪辆是他车,杨云飞指给她了。

    吴雪群了,头,拍了拍自己傲人胸脯,“,包我身上了。”

    “,那您忙,我去陪病人了。”杨云飞说着,心里想,你拍什么拍,你那胸,要是让我拍一下,肯定让你舒服。

    “去吧!”吴雪群豪爽地说。

    杨云飞走了,了,现算可以睡个稳觉了,他拿了个被子,把长椅展开,躺了上去。

    医院夜也静了下来,杨云飞刚闭上眼睛,脑海中出现李红那哀怨眼神和吴雪群那皎面容和窈窕而飒爽身姿。

    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爽快阅读体验![偷爱龙有悔]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