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0五章,慰安妇和挡箭牌

龙有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

    请记住我们网址..

    个人一直退,一直退,退到一楼卷帘门口,光头正命张强去开门。望书阁

    张强敢怠慢,赶紧去开门,他蹲下去用手抬了抬,才知道锁上了,而且他没有锁,于是他回过头来说“我没有锁”

    光头正身上有锁,于是他一手拿着匕,另一手则摸到自己裤腰拿他钥匙。

    杨云飞瞅着,这是一个机会啊!

    于是他手也悄悄摸到了自己腰间,光头正解下裤腰上钥匙向张强扔去。

    他扔钥匙同时,另一把钥匙向他脑门砸来,是杨云飞钥匙。

    光头正本能用拿刀手一挡,杨云飞一个闪身到了他跟前,他挡钥匙那一瞬间,他一把将巧燕拉了开。

    巧燕得到了自由赶紧躲到了杨云飞背后。

    光头正得知中计,“啊!你们耍花样。”说着,举起匕,朝杨云飞一阵猛砍,猛刺,杨云飞要护着身后巧燕,只能一路往后退。

    巧燕知道自己成了杨云飞负累,于是她挣脱了他手,往后跑了,没有了负累杨云飞动作灵敏了起来,他轻巧地躲过光头正刀,飞起一脚将光头踢翻地。

    哪里光头顺势地上滚了几个翻,滚到了小青脚下。

    杨云飞大骇,“小青快跑。”

    但是来及了,光头正已经抓着她腿爬了起来,那匕架了小青脖子上。

    这突然变化着实让人意料及。

    巧燕重躲到了杨云飞身后,杨云飞着光头正,冷笑道,“她是你马子,你拿他做人质,你觉得可笑吗?”

    光头正也冷笑着回应,“你信,你可以试试,她只过是我玩物而已,没事时候,她是我泄慰妇,有事时候,她是我挡箭牌。”说着,他也把她脖子割出一道血来。

    小青叫了一声,眼泪湿了她脸,“正哥,真没想到我你心里只是一个慰妇,挡箭牌,你无耻,混蛋。”

    “你再骂,老子真割了你喉咙。”光头正吼道。

    小青害怕了,她身子抖,多少个日夜,这个骑她身上用他jj捅她人,竟会这样对她,现他是那么陌生,那么可怕,她完全认识他了,她哭了,“正哥,念我们做过夫妻份上,你放了我吧!我想死。”

    “你闭嘴,要是放了你,老子走了了。”光头正凶道。

    杨云飞鄙夷地着他,为了自己能逃跑,把自己女人拿来当人质,实是人世间低级人渣,他正色道“光头,你放了她,我们让你走。”

    光头正嘿嘿冷笑着,“嘿嘿,你当我傻了,你小子鬼子多,我怕上你当。”

    杨云飞非常屑地着他,“光头,做人做成你这个样子,我都替你害臊,你配做人。”

    张强也骂道“老大,你说错了,他是配做人,而是配做人,他禽兽如。”

    光头正大怒“闭嘴,关你们鸟事,开门,让我出去,否则我一刀割了她喉咙。”

    小青没了办法,她泪眼朦胧地着杨云飞,“杨大哥,我知道,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想死,你放了他,让他走。”

    着小青可怜样子,杨云飞心疼了,“,我放他走,”接着转向张强说,“强子,开门,放狗。”

    “老大,放了他,以后我们会有麻烦。”张强有顾虑。

    “叫你开门,你开门,你废什么话,是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杨云飞吼道。

    “,,当然你是老大,我开门是。”张强说着,捡起地上光头钥匙,开了门。

    “张强你让开,到我这来。”杨云飞喊着。

    张强来到了杨背后,杨云飞对着光头正说“现你可以放了小青了吧?”

    光头正冷笑着,“你以为,我是岁小孩啊!我一放了她,我还能走掉?”

    杨云飞皱起了眉头,“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嘿嘿,我到了全地方,我自然会放了她。”光头正阴笑着。

    “,你走,你要是放她,大爷报警抓你,你往哪躲,你抓人质可是罪加一等啊!”

    杨云飞说。

    “用你教。”光头正押着小青往门口走去,接着往后退,“你们都呆那,别动,否则老子饶了她。”

    “,我们动,你快走吧!”杨云飞也是拿他没有办法,他手上有人质呗。

    光头正押着小青断地往后退,杨云飞等人只能眼睁睁地着,敢动。

    光头正和小青消他们眼前。

    一会,听见光头正说“臭娘们,你坏了老子事,这笔账老子迟早要跟你算。”

    接着,传来小青一声惨叫“啊……”

    杨云飞大惊,“坏了。”说着,他跑了出来,张强和巧燕也追了出来,只见一道狭窄出口处,一个人趟了墙角里,那人正是小青。

    “真坏了。”杨云飞飞也似地跑了过去,他扶起小青,“小青,你怎么样?”

    小青脸色难,表情很痛苦,“他……我肚子上踹了一脚,我肚子痛。”

    说着她捂着肚子。

    巧燕尖叫了一声,“啊……”

    杨云飞向她,“怎么了?”

    巧燕惊恐地指着小青两腿间,“血,血。”

    杨云飞朝小青两腿间去,她衣服渗出了血,地上流了一潭,他大惊,“小青,你……你流产了?”

    小青着自己身下那潭血哭成了泪人,“这个畜生,他踢死了自己孩子。”

    杨云飞瞪大了眼睛,靠,这个畜生真踢死了自己孩子,虽说对小青将来来说是事,可是她现有危险,“小青,你现有危险,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他将小青横抱而

    起,抱起跑。

    张强和巧燕跟后面跑。

    张强还后面喊,“老大,里面那些人怎么办?”

    “顾了了,先救小青。”杨云飞喊着。

    个人跑到了马路上,杨云飞叫道“快,拦出租车。”

    张强拦住了一辆,杨云飞抱着小青进了后排,巧燕跟了进去,张强坐上了前排。

    杨云飞对着那司机说,“快,去医院”

    “哪个医院?”司机问。

    “近,管他哪个。”杨云飞急道。

    杨云飞排妥当,想到张强说,还里面那些坏人,行,能饶了他们。

    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吴雪群电话,“雪群,给你一个立功机会。”

    于是他把地址描述了一下,虽然是很清楚,但相信警察嗅觉。

    很快车开进了中医院,杨云飞想到梦琪还这住院,但情况紧急,这是近医院了,也顾了那么多了。

    杨云飞指挥着张强做这做那,自己和巧燕培小青身边,把她抱到这,又抱到那,经过检查后,被告之,孩子已经胎死腹中,所幸小青已经有这样心理准备,孩子是被他亲生父亲踢死,这是血和泪教训,从此,她对光头正彻底地死心了,即便如此,她一直哭,一直伤心,毕竟那是她身上一块肉,毕竟她认真地付出过感情。

    接着,医生说要做手术把胎儿尸体从她体内拿出来。

    杨云飞把她抱到了手术室门口,放推车上,等待着做手术。

    小青被杨云飞体贴和关怀感动地落泪,“杨大哥,谢谢你,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这么被重视过。”

    杨云飞则说“要说这样话,现你是病人,我们照顾你是应该。”

    “你真是个人,我要是早遇见你了。”说着,小青想到了光头正和他们孩子,又痛哭流涕。

    杨云飞握着她手,慰着,“小青,你一定要坚强,呆会要动手术了,你一定要坚强,你会没事。”

    巧燕眼睛也落下泪来,“小青姐,要担心,你会没事。”

    小青紧紧抓着杨云飞手,“杨大哥,我怕。”

    杨云飞和蔼地象她妈,拍着她手说“别怕,有我呢。”

    “你会一直陪我身边吗?”小青脸上挂满了泪水,眼神中充满着害怕。

    杨云飞轻拭着她眼泪,自己眼睛也湿湿,“你放心,我们会一直陪你身边。”

    “那”小青苍白脸上露出一缕微笑……

    小青被推进了手术室,杨云飞等人焦急地等手术室门外。

    做手术后,排住院,巧巧病房跟梦琪病房同一楼,所幸是一个病房,否则尴尬了。

    杨云飞等人把小青排后,他心里也轻松了一些。

    这时接到吴雪群电话,说是捞了一网鱼,她们到时候,那些人还是晕着,太痛快了,简直废吹灰之力,象抓死鱼一样,从来没这么轻松过,太爽了。

    她开心坏了,笑得咯咯叫,这次她立了大功,只是头头没有抓住,有可惜,但还是非常感谢他,说是下次请他吃饭,以表谢意。

    杨云飞接到她吃饭邀请很高兴,说是一定去。

    后来她又说,同事们都想认识一下你这个徒手晕十多个人英雄人物。

    杨云飞开起了玩笑,说是你老公呗。

    遭来吴雪群一顿骂,“去死吧你,想当我老公,除非你把日本天皇给我抓来。”

    杨云飞愣了一下,过马上笑了,“那你说话可要当真。”

    这话也把吴雪群愣了一下,过她量他没那个本事,“你吹吧!”

    “那可说了,我把日本天皇给你抓来,你得做我老婆。”

    “啊!”吴雪群笑着,开玩笑她还是开得起。

    “那一言为定。”

    杨云飞一边跟她聊天,一边走到病房外面电梯口,说完挂了电话,他脸上全是笑容,转身撞了一个柔软身子,“咦,巧燕你怎么来了?”

    巧燕有些沮丧地着他,“杨大哥,你有老婆了?”

    杨云飞愣了一下,“你怎么这么问?”

    “我刚刚听到你电话里说什么老婆,老婆”

    “哦,那是跟人开玩笑,你要当真,我哪有老婆啊?”

    “是吗?”巧燕沮丧脸上一下子洋溢着笑容。

    “对,我有必要骗你吗?”

    巧燕一下子娇羞了起来,转过身去,“那个小青姐,找你,你去她吧!”

    “,这去。”

    杨云飞跟着巧燕进了小青病房。

    小青已经醒了,她泪眼花花地着杨云飞,“杨大哥,真是麻烦你了,那些钱都是你出,我都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杨云飞笑着走了过来,“要客气,说这些干嘛。”

    小青说“我一定把钱还给你。”

    “现要谈钱事,你要养着,把身体养。”杨云飞坐了床沿上。

    “杨大哥,真没想到世上有你这样人,别人都是利用我,欺负我,而你却关心我,帮助我。”说着,小青哽咽着激动着,双手抓着他一只手,眼泪哗哗地流。

    杨云飞另一只手拿着纸巾,给她轻拭着眼泪。

    这时,一个人从门口走过,又走了回来,门口探进头来“咦,杨云飞,你怎么这?”

    杨云飞是侧对着门口坐着,所以他稍一侧头见了她,“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李红,真是大意了,这李红跟梦琪混得熟了,这要是把他这照顾小青事传给梦琪,只怕梦琪要伤心难过了,要知道梦琪现伤未愈,可能这节骨眼上给她添堵了。

    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爽快阅读体验![偷爱龙有悔]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