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警花送上门来6

龙有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

    请记住我们网址..

    杨云飞一觉醒来,现自己睡了一个陌生地方,“这是哪啊?”

    他拍自己头,头上还有痛,迷糊中觉得自己昨晚做了一个春梦,像是卫生间,对了还有一个美女给他洗澡,还玩了暧昧,那梦真是美啊!记得有没有做成。.jinbang.3wjinbang

    于是他往底下一摸,糟了,裤子上一塌糊涂,他赶紧掀开了被子,糟了,又梦遗了,他久都没梦遗了,怎么昨晚上会?哦,可能是那个春梦引起吧,样子真是个春梦。

    可是这是哪呢?

    正疑惑中,有人推门而进,只见一个穿白色睡衣美女,头有些乱,但仍然是那么清脱俗,睡衣下两只高突起玉兔圆鼓鼓,隐隐可见胸前那两个小黑突起,原来她没有带罩,煞是诱人,杨云飞咽了一口口水,得呆了。

    雪群马上现了他眼光,往自己胸上一,才现自己没有带罩,她忙用双手抱着胸前,

    脸羞得通红,但也无意间见他裆部竖得老高,而且她睡裤被他弄得一塌糊涂,她叫了一起,“呀,你做了什么?我睡裤被你弄成了那样。”

    杨云飞马上晃了过来,用被子盖住了他裆部。

    雪群叫道“要死,等下,你又把我被子给弄脏了。”

    杨云飞忙把被子拉开,跳下了床,“对起,我梦遗了,真意思。”

    “梦遗?”雪群脸上通红,走过来,脸转向柜子,开它,“我拿了衣服走。”

    哦,原来是来拿衣服。

    此时雪群正背对着他,杨云飞正着她美臀,哦,她屁股翘,性感,与肩膀形成了一个完美s形,太诱人了,杨云飞真想摸一把。

    他隐隐觉得昨晚那春梦是梦,而是真,而女主角是雪群。

    既然这样,那他还等什么?于是他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

    吴雪群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雪群,我都知道了,昨晚上那是梦,而是真,你和我已经那样了,我混蛋,我醉成了那样,后面一段我一也记起来,咱们再来一次吗?”说着,他亲吻她脖子。

    吴雪群推着他,“喂,你干什么?昨晚我什么也没做。”

    “你别骗我了,那种感觉真实,像是假,雪群,我现还想要你。”杨云飞刚拘留所待了两天,昨晚虽然有梦遗,但他精力依然很充沛,他长枪已顶她柔软饱满臀部上。

    吴雪群没有推开,她感觉自己使上力,要命是体内有一个声音说,随他去,把身子给他,因为她被他吻得很舒服,一阵阵温暖和快感,从她脖颈处传遍全身。

    再加上屁股上被一根硬硬东西给顶着,她全身酥软,没有一力气,也忘了反抗了,知觉陷入他爱抚中。

    杨云飞见她放弃了抵抗,那等于是默认了,可以让他为所欲为了。

    于是他手也份了起来,她身上游走摸索,她睡衣也柔软,摸起来很舒服。

    他手一直往上,摸到了她傲然肉锋,哦,真是饱满实,似乎里面塞满了棉花一样。他揉捏着,把雪群捏得娇吟着,她头脑一片空白,昨晚没睡,早上起来,已经是晕乎乎了,再加上杨云飞爱抚,她都知道自己身何处。

    她身子渐渐热了起来。

    杨云飞慢慢地解开了她睡衣,这样他可以直接摸到她两只大白兔,天,真是柔软。他转了过去,嘴从她脖子亲到了她肩胛骨,再亲到了.,再一口含住了小樱桃,他吸着,雪群唱起了美妙歌,十分勾魂,她下面小裤裤又湿了。

    杨云飞抱着她放了床上,压了她身上,从她胸亲到她小腹,她小腹地鼓动着,他轻轻地脱掉了她睡裤,只剩下一条黄色小内裤,很小很精致,也很薄,他手那里摸着,她内裤早已湿透。

    他一把脱

    下自己

    裤子,用手挑开她内裤,雪群突然勾起头来,眼见他那长枪,一下子惊醒,一个翻身下了床,到柜子里抓了衣服跑了过去。

    跑得比兔子还快。

    杨云飞很遗憾,本以为可以上成,结果差那么一。

    雪群另一房间换上自己警服,只是忘了拿内裤,那内裤粘粘,有些舒服,算了,她只能忍了,等一下会干,该吃早饭去上班了。

    她穿衣服出来,到阳台上摸了摸杨云飞衣服,已经干了,她收了下来,再扔进了他住房间,“换上吧!”,门,她只开了一道缝,很怕见到他那突起东西,然后把门给合了上,她真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头脑一片空白,差被他那个了。

    杨云飞里面换上了自己衣服,再把弄脏睡衣拿了出来。

    雪群已经餐桌上摆了面包和牛奶,见他出来,说“过来,吃早餐吧!”

    “哦,这衣服,我拿去给你洗一下吧!”

    雪群抬头一,他手里正拿着她睡衣,“用,你扔卫生间吧,晚上我回来洗,来吃早餐吧,时间早了。”

    “哦”杨云飞意思地去了卫生间,把衣服放了洗脸台上,顺便洗了一把脸,涮了口,站这个卫生间,他感觉昨晚春梦生这,他真想知道昨晚生了什么,真是喝酒误事。

    走出来,坐餐桌边,与雪群面对面坐着,雪群正埋头吃着,见云飞没有动静,抬起头来问“你怎么还吃啊?我得去上班了。”

    “哦”杨云飞抓起一块面包,咬了一口,“意思,雪群我刚刚真是太唐突了,你会怪我吧?”此刻他像是做错了事孩子。

    雪群喝了一口牛奶,“别提了,刚刚事我已经忘了。”

    杨云飞心道,果然是做警察,这么铁面无私,你可以忘得这么快,我可没那么健忘。

    他吃着面包,忍住又问,“昨晚,我依稀卫生间,我们两个……”

    雪群愣了一下,脸上飞红,但她很淡定地说“我说过,昨晚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生。”

    “我信,那我衣服是谁脱,包括我内裤都被脱了,换上了你睡衣,要说,这些事跟你无关,还有我很想知道,我们是是那个了?”

    “哪个了?”雪群故装知。

    “那个,是……是…….,我们有做吗?”

    雪群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子说得这么直白,早知道问了,她脸上火辣辣,但是她想把昨晚实情告诉他,要然,她没脸见人了,于是她说“你想多了,我们真什么也没有做。”

    “我信,那我衣服和你睡衣怎么回事?”

    雪群愣了一下,没错,他衣服是她脱,她睡衣也是他穿上去,连他澡也是她洗,还有她过他人之物,雪群想到这些,羞得想挖个地洞往下钻,可是她却能把这些告诉他,于是她得撒了一个谎“我你真想多了,了,实话告诉你吧,我叫一个邻居帮你换,现你满意了吧?”

    “啊?那……我昨晚上确实只是一个春梦?”

    “嗯哼,别提你那个春梦,把我睡衣弄。”

    “哦,真对起啊!回头我给你买套。”

    “那倒用,快吃,我得走了。”说着,雪群加快了速度,云飞也加快了速度,但脑子还想,昨晚真只是一个春梦吗?是吗?是吗?……

    雪群把杨云飞送回了家,自己去上班去了,结果迟到了。

    曾中信里面办公室里,故意开着门往外面着,到雪群一来喊道“小吴,你进来一下。”

    吴雪群吃一惊,他该会为昨晚那巴掌而找她麻烦吧!

    她往里走去,大办公室里坐着文娟和王豪为雪群捏了一把汗,曾队向来睚眦必报,这会雪群有麻烦了,连他都敢扇,胆子也忒大了。

    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爽快阅读体验![偷爱龙有悔]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