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队长的礼物

龙有悔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

    请记住我们网址..

    雪群走了进去。jinbangor3wjinbang

    曾中信说“把门关上。”

    雪群心里是忐忑了,但还是把门给关了上,因为人家是自己上司。

    雪群瑟瑟地走了过去,“曾队有什么事吗?”

    让她感到意外是,中信温和地说“坐吧!”

    雪群坐了他面前,“曾队你有什么事?”

    “昨天……”曾中信欲言又止。

    雪群心想,呵,还是来算账了吧!但是先是他对,她才他,她没有错,于是她忙说“我没有错,我你是因为你做得太过份了。”说这话时候,雪群还气乎乎。

    中信笑了一下,“你误会了,我是跟你算账,我想跟你说是,是我想跟你说对起,昨晚我也喝多了,我应该把酒倒人家身上,雪群你可以原谅我吗?”

    这又让雪群意外了,一向高高上、睚眦必报曾队今个儿却这么明事理,她笑了笑,“既然你认错了,那我也向你道歉,我掴你脸,是我太冲动了,对起。”

    “太了”中信高兴了起来,“那这页咱翻过去了?”

    能与领导冰释前嫌当然是事,于是她高兴地说“翻过去了。”

    “太了”中信高兴着,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放桌上,用手指一推,那盒子便滑到了她面前,“送你。”

    “什么呀?”雪群吃了一惊。

    “你开知道了。”

    雪群动了奇心,她拿着盒子开一,原来是一枚戒指,闪闪光,雪群疑惑了,他送这戒指是什么意思?向她求婚?真是奇怪,昨天杨云飞向她求婚,今天又是曾队要向她求婚,这些人是怎么了?吃错药了,还是怎么?又或者是近自己桃花运犯了?

    这戒指闪闪光,像是铂金,上面还有颗小小东西会是钻石吧?

    虽然起来,也贵重,但她来,却远没有杨云飞那束红玫瑰让她喜欢,显然她心里装是杨云飞,而是对面曾中信。..

    中信见她得愣,高兴地说“怎么样?喜欢吗?”

    雪群晃过神来,赶紧合了上,推回到了他面前,“太贵重了,我能收。”

    中信脸耷拉了下来,“小雪,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又是向你求婚,你拒绝做什么?我只是我给你小小意思,你还是收下吧!”

    于是他把盒子又推回到了她面前,他话让雪群轻松了许多,但是这礼她还是能收,“曾队,无功受禄,对起,我能收。”说着,她又把盒子推回到他面前。

    中信有些失望“小雪,我没有别意思,是昨天生那样事情,我很抱歉,这戒指是专门陪你道歉,你还是收下吧!”说着,他又推了回去。

    “是说,昨晚那事已经翻过去了,我都没放心上,您何必又放心上,这东西我能收。”她又推了回去。

    接下来他们两个反复地推来推去。

    “小雪,当作上司对你奖励。”

    “用,奖励没有掏私人腰包。”……几个回合下来,雪群始终没有收下。

    中信得摊牌了“你收下吧!其实我……我喜欢你,这是我对你一番心意。”

    雪群早知他有这个企图,于是她也摊牌:“我想,曾队您搞错了,我是有朋友,他叫杨云飞,早晚大家还一起喝酒吃饭了,难道您这么快忘了?”

    中信脸黑了下来,“小雪,你怎么会上那个小憋,我哪一如他?”

    雪群一听他叫自己友叫小憋,顿时火了,她站了起来,“曾队,您说话请自重,我友怎么会是小憋,他要是憋,我又是什么?”

    中信她神情错,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小雪,对起,我说错话了,我意思是我哪一如他,你为什么要他要我?”

    雪

    群卑亢,“曾队,我希望你明白,感情事是由地位和职业等外因素决定,感情存于内心,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做了他女朋友,有问题吗?”

    “你……”中信气得说话来。

    “要是没什么事话,那我先出去了。”说着,雪群向外走去。

    “等一下”中信叫住了她。

    雪群回过头来,“你还有事吗?我想这是单位,我们除了公事,其它没什么谈。”雪群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中信听着,心凉到了底,“难道我们这几年相处,及你跟他刚认识几月?”

    雪群面无表情地说“感情事跟时间也没有关系,我再说一遍,我已经有朋友了,请你要再骚扰我了。”说着,雪群径直走出了办公室,门也给他关上。

    中信气炸了,他对着门口吼“他妈,这是什么态度,气死我了,决斗,一定要跟他决斗……”接着,茶杯啪地翻地,碎了。

    声音传到了外面,大办公室里人也都听到了,当然雪群也听到了。

    她坐了自己位置上,左边是王豪,又边是文娟。

    王豪头凑过来问“雪群,出什么事了?曾队怎么那么大火?”

    文娟头也凑了过来,“对,从来没见他过这么大火,你怎么惹到他了?”

    雪群想说,但又知从何说起,再说,也是什么光彩事,于是说“我知道,了,我要忙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赵刚鬼鬼崇崇地走了过来,勾着头对着雪群说“惨了,惨了。”

    雪群以为然地说“什么惨了?”

    赵刚幸灾乐祸地窃笑着“你没听曾队说,决斗,一定要跟他决斗吗?”

    雪群还是以为然地说“他爱跟谁决斗跟谁决斗去,关我什么事?”

    赵刚笑着说“这你还没听出来?曾队嘴巴里说他是你杨云飞。”

    “什么?”雪群吃了一惊,“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哎,你真是胸大没脑,我可跟你说啊!曾队可是咱队里面,体能、武术全能冠军,以前还干过特警,你那杨云飞我见过他功夫,是那么两招会别,对付那些会武功混混还凑合,要是跟曾队对,你那个杨云飞是一个字.”

    “什么字?”她连人家骂他胸大无脑都顾上。

    “死啊!”赵刚笑了起来。

    雪群脸色一下子变了,“没那么严重吧?”

    “你信,哦,你可能没见过他出手,我可是见识过了,上次我跟他一起出去,他空手与个拿刀歹徒博斗,那个歹徒都功夫赖,换成是我,我一个都过,人家是个,还拿着刀,曾队空手啊!小姐,那么刷刷几下,那人给撂倒了,你杨云飞要是跟他对,连咱曾队边边都挨到,你信信?我两个字。”

    “什么?”这回是文娟问,因为雪群已经呆若木鸡。

    “死定了。”赵刚笑道。

    文娟也呆过去了。

    王豪则抓住了赵刚错误,“死定了,是个字吗?”

    赵刚愣了一下,“哦,没错,是个字。”

    雪群听着赵刚这么说,对杨云飞担心了起来。

    赵刚拍了拍她肩膀,“别愣了,别说我没提醒你,还快叫你那个什么飞,躲一躲可别撞曾队手里,要然会死得很难。”

    雪群晃过神来,赵刚说得对,这小子虽是幸灾乐祸,但确实是提醒了他。

    于是她马上拿出手机,拨了杨云飞电话,哪知一直忙音中,可把雪群给急死了。

    她知道是,杨云飞回到家后,开手机,第一件要做事是给他那些个女人回电话,报平,一个接一个,所以雪群才一直都通。

    雪群心急如焚,低咕着,“这家伙,也知和谁电话,这么久。”

    请记住,望书阁努力提供爽快阅读体验![偷爱龙有悔]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