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只有母亲能做到

七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凡以为自己听错了,“196……万?”

    “怎么?嫌贵?我知道你买不起。”老者轻蔑地把书放在一边,不还给张凡了。

    “这……这本书是清末版本,再怎么说也不值196万哪!”

    一般来说,即使是在京城这样的大城市,清末的线装书也不会超过几千几万。

    “我已经给你打了两个百分点的折!还要怎样?买书讲价,是蔑视知识,蔑视文化!懂吗?书是生活的奢侈品,是给有钱有品位的人的精神食粮。你买不起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更不要勉强别人。”

    老者倨傲地说着,脸上很狰狞,好像见到了乞丐那样厌恶。

    张凡此时心急如火,根本没时间再跟他扯皮,只好掏出银行卡,把钱划过去。

    看看账款实时转过来了,老者才把书推给张凡。

    张凡道“给我个袋子吧。”

    老者低头撕下一只白色塑料袋子,“五元一只。”

    去!

    如果说196万卖一本价值顶多五千的线装书的话,张凡还不是十分愤怒,毕竟是古书,有人看高有人看低,人家是姜太公钓鱼。

    可是,眼下把五分一只的塑料袋子卖到五元钱,张凡就有些受不了。

    不过,他反复对自己暗道“控制住,控制住,救人要紧。”

    便掏出十元钱,往桌上一拍,“不用找了。”

    然后一把抓过袋子,把书装好,跑出了书店。

    身后,传来隐隐的一声骂“倒民!不宰你对不起大华币!”

    老者以为这一句是他自己低声嘀咕,对方根本听不见。

    岂不知张凡现在即使不用聪耳,也是听力惊人。

    如果说,196万一本和5元一袋还没有使张凡失控的话,那么这最后的一句话,也没有使张凡失控……而是使张凡决定老头,走着瞧,不出这口气,我特么不姓张。

    君子报仇,十天不晚。

    他回眼再看了一下书店的门面,冷笑着钻进了车里。

    而此时,等在别墅里的韩淑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不住、站不稳。

    大姐怎么样了?

    大姐平时就胆,遇到个老鼠都吓得出汗,眼下被人绑架,关在又黑又湿又冷的山洞里,情况可想而知。

    韩淑云想着想着,再也忍不住了,不顾张凡的告诫,终于拔了乐果西施的号码。

    手机里传来风蝉子的声音“怎么,是美女?呵呵呵,美女有什么话要讲?”

    “风蝉子,我要跟我姐说话!”

    “你想跟你姐说话,那好吧,过来吧,进山洞里跟她谈吧。”风蝉子的声音里充满着淫笑。

    “风蝉子,我问你,我姐现在怎么样了?”韩淑云怒问。

    “怎么样了?你想想啊,闭上眼睛想想就知道了。那么嫩的脸蛋,那么白的肉,我风蝉子一生风流无数,过水的女人不下百数,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水嫰的女人,你猜猜她在我手里会怎样!哈哈哈!”

    “风蝉子,你个老!”

    “哈哈,”听到韩淑云愤怒的声音,风蝉子更加得意,“美女,你姐也是这么骂我的,她骂人时的模样可爱极了,哎哟,我都忍不住要上她了。说实在的,我虽然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是大肚子孕妇可是从来没碰过,这不,我正准备在张凡跟我交换之前,先给你大姐上一堂生理课呢,要么,你也过来旁听?”

    韩淑云心室都快气炸了!

    现在怎么办?

    大姐一个人在风蝉子手里,黑洞之中,风蝉子难免不对她做出兽类恶行!

    那样的话,大姐肚子里的孩子……后果很严重,很可能造成一尸二命!

    简直不敢往下想了!

    不行,我得过去!

    起码我过去,可以让大姐不太感到孤独,我要告诉她张凡正在去取书,最重要的是,如果风蝉子想要对大姐怎么样的话,我……我豁出这条命替大姐挡住!

    想到这里,冲着手机大声道“风蝉子,你不准对大姐动手。我马上过去看望大姐,要是你敢动她,我马上报警!警察一到,你憋在洞里,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你死定了!”

    “好,我等你十分钟,十分钟不到的话……嘿嘿,在这方面,我可是有点性急呀,我一性急的话,你大姐可就要遭点罪了……哈哈哈……”

    “风蝉子,你——”

    韩淑云又怒又惊,放下手机,找了一把水果尖刀别在腰里,大步跑出了家门。

    那个防空洞就在区外,相距五百多米,在一座孤另另的山下。

    韩淑云和乐果西施常来这一带散步,曾经到过那个洞口前,扒在洞口的铁栅栏往里看,又黑又潮,阴气逼人。

    此时,她一路跑,不一会功夫就到了。

    隔着四十多米的距离,韩淑云一眼看见,铁栅栏后,站着一个苍老的老头子。

    “哈哈哈,大美人,你真来了?你太让我意外了。”

    风蝉子相当吃惊!

    本以为对方喊两嗓子而已,没想到竟然真来了?

    按常理的话,肯于这样自投罗的,除了被绑架人的母亲,别人无法办到。

    韩淑云一步步向前,走到栅栏前站住。

    风蝉子脸型有些扭曲!

    莫非是武林高手?

    不像啊!

    看她走路娉娉婷婷,分明没有武者应有的矫健和刚猛,身上一定无武功。

    “风蝉子,你把我姐姐怎么样了?”韩淑云厉声问道。

    “看看吧,我正想尝尝她的滋味,你既然来了,你就替代她吧!”

    风蝉子笑着,指了指身后。

    韩淑云一看,乐果西施躺在地上,衣服已经剥开,身体半露半遮,令人不忍直视。

    原来,风蝉子正准备对乐果西施动手施暴,见韩淑云来了,才松开乐果西施。

    “云!”乐果西施看见韩淑云出现在门洞外,惊叫了一声。

    “大姐!”韩淑云向前冲了两步,手扶铁栅栏叫道。

    “云,你怎么来了!傻子,快跑,快跑呀!”乐果西施哭着大叫。

    “大姐,你身体这个样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韩淑云也跟着哭了起来。

    “快跑,云,听姐的话,快跑。死了姐一个,你还要跟姐垫背做什么!难不成要死两个?”乐果西施哽咽地力轻,一边哭,一边向这边爬过来,挥手叫韩淑云快跑。

    “啪!”

    风蝉子一巴掌搧过去。

    乐果西施身子一滚,跌到一边,嘴角里淌出鲜血来。

    风蝉子抬脚踩在乐果西施身上,狠狠骂道“贱货,老老实实让老子玩个痛快!,不然的话,叫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