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刀起刀落血溅如花

七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着,脚下用力一踩!

    “啊呀!”乐果西施发出一声极度恐怖的惨叫。

    “住手!”韩淑云尖叫道,用力摇晃着铁栅栏,“风蝉子,你是野兽!”

    风蝉子回身看着韩淑云,笑道:“怎么,想尝尝野兽的滋味?”

    “你放开她!”韩淑云喊道。

    “放开她?”风蝉子冷笑着,一双辣眼,已经盯住了韩淑云那姣美的身材,嘴里不由自主咽下一口唾沫,心中暗道:这美少妇,可比大肚子孕妇强多了,“只要你进来代替她,我保证不对她下手。不然的话,你就站在门外看我怎么玩弄她!”

    风蝉子说着,“嗖”地一声,把她衣服从身上扯下来,甩到一边,骂道,“给脸不要脸的货,挺个大肚子,倒赔钱都没人要的东西,老子有兴趣搞你是你的福气,你不给老子跪添,还要跟老子在这里装处!”

    说着,又一个巴掌搧过去。

    乐果西施脸上又是起了几道红印子。

    两只鼻孔向外冒血。

    “开门!”韩波云扯劈了嗓子喊。

    “你,真要进来?”

    韩淑云到了这个时候,一点也不害怕,对风蝉子还以冷笑:“你以为我不敢进?”

    “好,好样的。”风蝉子说着,拉开铁栅栏的门闩,把门敞开,笑道,“看来,你是相当饥渴喽,进来吧,爷会让你舒服的!”

    韩淑云一咬牙,走了进去。

    风蝉子随后把铁栅栏紧紧关上。

    “大姐,大姐!”

    韩淑云扑过去,跪在乐果西施身边,哭着叫着。

    乐果西施满脸是血,不顾一切地大叫:“你是傻子,你是傻子……妹子,是姐害了你!”

    “大姐,大姐你没事吧?”

    韩淑云回身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给乐果西施穿上,轻轻抚着她的肚子:“大姐,孩子没事吧?”

    其实,此时已经动了胎气,乐果西施感到有液体流出,看样子,这个孩子是保不住了。但是,她摇了摇头:“姐没事,云,你不该进来呀!”

    “姐,你要是出事了,孩子保不住,这两样打击,凡能受得了吗?再说,你出事了,你妈妈怎么活呀?我单身一人,父母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住在一起,我觉得大姐就像我的妈。我今天就是代替大姐去死,也要大姐母子平安!”

    韩淑云哭着,越说越难过,泪水奔涌而出。

    乐果西施还要说什么,风蝉子从后面一下子把韩淑云衣领提起来,像提鸡一样摔到一边,然后解巴解巴他自己的衣服,光着膀子扑身就要压上来。

    韩淑云身子一退,风蝉子扑了一个空。

    “美人儿,瞧你这模样,把我的火都点起来了!来吧,时间不多了,”他说着,弯腰捉住韩淑云的脚,一下子把鞋脱下来,用那双老手,揉捏着她的脚,笑道,“来吧,抓紧时间办正事,争取在张凡到来之前让你爽歪歪……”

    韩淑云用力一蹬,想把脚从他手上挣脱开。

    但风蝉子力气太大,紧紧握住她的脚,把脚尖放在嘴上,“美人,脚这么香!其它地方还不把人香死?快来吧,别拗性子了,你既然来了,就给爷轻松一下……”

    韩淑云把身子向后撤了一下,道:“我是来救我大姐的。你必须先把她放了,我才从你。”

    “哈哈,”风蝉子把脚跟啃了一口,“你傻,难道我也傻吗?你姐肚子里有张凡的孩子,放了她,张凡还会答应我的条件吗?哈哈。”

    “风蝉子,我姐身体已经不行了,这样的话,很快就会出事。如果我姐出事了,张凡只会跟你拚命,根本不会把那本书送给你!你想好了!”韩淑云道,她要尽量拖时间,拖到张凡到来。

    风蝉子回身看了乐果西施一眼。

    只见乐果西施一脸鲜血,如有鬼魅一般,他顿时心中一怔:这个样子,就是现在乐果西施主动躺到他面前,他也无法对她下笤篱了!

    不过,乐果西施绝对不能放走。

    眼前新来的这个女子,在张凡的眼中筹码多少?

    如果放走乐果西施,张凡根本不管这个姓韩的死活,那样的话,我风蝉子岂不是搞笑一场空?

    “嘿嘿,美人,别净给我出馊主意好不?老老实实地从了我!我功夫高深,包你爽翻天,做了一次想第二次……来吧……”

    风蝉子说着,一手捏着脚尖,另一只手顺着腿向前抚摸而去……

    “住手!”

    韩淑云厉声喊道。

    “嘻嘻,喊吧,喊得再欢也得给我趴下!”

    风蝉子的手继续沿大腿向前伸去。

    “住手,再不住手,我——”

    这时,韩淑云突然从腰后亮出一把尖刀。

    闪闪亮亮的刀尖,紧紧地抵在心口之上,“风蝉子,你不松手的话,我就一刀死了!”

    风蝉子一愣:去,刚才光顾着欣赏美女了,忘了搜身!

    现在,他不大敢胡来,从韩淑云的眼睛里,以及她敢于自投罗来看,这是个把死没当回事的女子。

    真要是她一刀死掉的话,不但美人没得骑,就是张凡见她死了,也许会中止以书赎人!

    “别别别,美人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有话好说!”风蝉子摆手道。

    “风蝉子,我要你知道,我今天敢进来,就没想着要出去!我是张凡的女人,你如果真敢乱来的话,我马上就死。我一死,你以为张凡会心甘情愿把书给你?做梦吧!”

    韩淑云想的和风蝉子一样:泥马又想撕票,又想得赎金?好事都成你家的了?

    “好好好,”风蝉子把她的脚放下,“算你狠,我服了。”

    韩淑云收回脚,把身子向后又退一下,紧紧靠在洞壁上,右手仍然握着刀,抵在心口上,随时准备就义。

    风蝉子此时颇为纠结:两个美少妇放在面前,他却是哪个也动不得?

    不过,他的心火已经烧起来,心痒难熬,要是这样放过两个美女,心有不甘!

    草!

    还是搞这个大肚子鬼吧!这个容易!

    想到这,他转身向乐果西施走去。

    “哈哈,看来,我还是跟你有缘!”

    风蝉子笑着,猛地向乐果西施扑下身去。

    “住手!”韩淑云大喊一声。

    风蝉子伏在乐果西施身上,回头一看,只见韩淑云水果刀上下飞舞,不断地向肚子刺去!

    刀起刀落,血溅如花……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