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是我干的

中发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说◎网 】,♂小÷说◎网 】,

    “我自然不敢奢求你原谅我,因为我连我自己都不想原谅我自己!”不等我的巴掌落在他脸上,他突然掉下了眼泪:“小妈没死。”

    “你说什么?!”我紧张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她是掉下去了,可是被一棵伸出崖壁的灌木丛接力了一下,并没受多重的伤,现在已经被我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你说的是真的?”我惊喜的道。

    “是!”

    “那你为什么……”我顿时不解了起来,既然他认定了蒋子涵的死是杜子瑶所为,那为什么还会下去救她?

    “就在她被推下去的一瞬间,我知道了谁才是真正害死我妈的凶手!”毛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是谁?”我咬牙切齿的道。

    “邵郎!”

    “谁?!”我吃了一惊:“怎么可能?他早死了!”

    “他是死了,可他的代理人还活着!”

    “你,你是说……曲筱优?”

    “对!”毛球咬牙切齿的道。

    “那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不可置信的道。

    “我……”毛球叹了口气:“虽然我想置小妈于死地,可是她真的对我太好了,我不忍心,同时还为了躲过嫌疑并且打击你,我把当年的情形还原了,还找人拍了照片,不同的是,这次弯腰捡相机的人是我。”

    “傻子!”我狠狠的跺了一下脚:“你小妈能对你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是害死你妈的凶手?!”

    “无数次,我也这么想过,可是奶奶……不是,是曲筱优,从小到大都在给我灌输一个思想,那就是小妈为了争宠杀了我妈,而你,为了霸占汉北把我卖给了她……”

    “她怎么能这么颠倒黑白?!”我咬牙切齿的道。

    “是啊,如果不是这张照片,我还真就一直呆在被她颠倒过的黑白里。”毛球失落的笑了笑,拿出一个数码相机递了过来。

    我打开相机,里面只有一张照片,照片里,杜子瑶那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绝望和惊恐,有的只是坦然和震惊!

    震惊?我不由皱起了眉头,别看她天天那么嘻嘻哈哈的,其实我知道,她早就做好了毛球报复她的心里准备,按说即使知道了毛球真的要置她死地她也不会震惊的,现在……

    “她是不是知道了推她下去的那人是谁?”

    “我和你想的一样。”毛球点了点头:“所以我不顾曲筱优的阻拦,带着推他下去的人下了山崖,在山崖下,我对他动了手,他最终承认,当初他是邵郎的司机,我妈是她亲手推下去的!”

    “这就解释的通了。”我轻轻点了点头:“一个人无论怎么遮掩,眼神总是掩饰不了的。那后来呢?”

    “后来我把那人打晕,用藤蔓绑在了崖下的一棵树上,为了不让曲筱优发现了逃跑,我背着小妈沿着崖底的小道走出去,把她寄放在一家农户家里,这才返回来找到了曲筱优,我告诉她我小妈死了,让她陪我去找灵车,在路上,她告诉我了你的事儿,还说终于完成了邵郎的遗愿,汉北和祥和都成了邵家的囊中之物了,说完,她笑着拿出了一把匕首扎在了自己的心窝子上。”

    “她死了?”我心里隐隐觉得她有些可怜,毕竟,他不过是一个被邵郎摆布的木偶罢了,虽然邵郎死了,可还是在遵照着他的指示办事,单单从她这个畏罪自杀就能看出来。

    “不,我不会让她死的。”毛球咬牙切齿了起来:“我们正好遇上了前去勒马坡搜救我小妈的车队,里面有救护车,我把她交给了医生自己就赶了过来。”

    “嗯,你做的对,她也是个可怜人。”我叹了口气。

    “她可怜?我妈就不可怜吗?”毛球突然吼了起来。

    “你……毕竟逝者已去,活着的人……”

    “别给我讲大道理,我不是你,没有你的仁慈!”毛球不屑的摆了摆手。

    “我也不是仁慈,我只是想,她不该这么去死,让法律来惩罚她吧。”

    “法律?”毛球突然笑了笑:“不,我会设法保她不死,我要让她尝尽绝望,想死却死不了!”

    “你……”我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她毕竟对你很好。”

    “那还不是因为我姓邵?”毛球不屑的笑了笑:“走吧,我带你去找小妈!”

    找到了杜子瑶,她得知了前因后果,哭了个稀里哗啦,不停的帮曲筱优求情,最终毛球答应了让她接受法律公正的判决,不再折磨她才算完事。

    回到了林海,在毛球的一再要求下,我邀请了许多朋友在村里给毛球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认祖归宗仪式,在家里住了两天,他就拉着我和他一起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然后亲自拿着亲子鉴定去派出所改了自己的身份信息,立即就返回汉北宣布了此事。

    还在看守所等待判决的曲筱优听说此事,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在毛球回汉北宣布他祖归宗的消息的当晚死在了监室里,听说,她是吐血而亡,听说,她死后,监室的墙上留下了一句用鲜血写成的话:机关算尽,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杜子瑶得知之后哀叹了许久,最后还是去为曲筱优收了尸,把她葬在了邵芊芊的旁边。

    而我经过了这许多事儿也觉得疲累了,索性就把祥和集团也交给了毛球,任由他把祥和集团跟汉北集团合并成为一个统霸南北的巨无霸。

    由于几个孩子要么是在外地工作,要么是在外地上学,家里就只剩下杜子瑶和我显得有些冷清,我索性便带着杜子瑶回到了我当初那个一室一厅的诊所,重新置办了一下再次当上了一名村医。

    “姐夫,我真搞不懂,放着大房子不住跟这儿猫着就那么舒服?再看看你们吃的什么?吃不起咋滴?”前来看我和杜子瑶的杜子波一边坐在门口吃着我们的粗茶淡饭,一边嫌弃的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杜子瑶一边笑着端出一碗药膳放在杜子波面前轻笑了起来:“所谓广厦万间,夜眠七尺;良田千顷,日仅三餐,要那么多干什么?最重要的是开心健康的活着!”

    “哎呀,别跟我说这么多大道理,我不懂!”杜子波瞥了杜子瑶一眼:“我怎么感觉你俩年纪轻轻的就跟小老头,小老太太似的?”

    “谁敢说我爸妈是小老头,老太太呀?”一道嬉笑的声音传来,毛球就和二娃还有朵朵一起一蹦一跳的进了院子。

    “呀?原来是老舅啊!”朵朵咯咯的笑了起来。

    “去,什么老舅?我还年轻着呐好吧?”杜子波不屑的瞥了朵朵一眼。

    “你还年轻?今年你要不娶个媳妇看我怎么收拾你!”杜子瑶恶狠狠的道。

    “咱不这么扎心行吗?”杜子波放下手里的筷子,苦笑着看向杜子瑶。

    “哈哈……”一阵杂乱的笑声久久的在我的院子里徘徊者……

    《全书完》